明夜没有夜晚。虽然银河标准时间有昼夜的区别,也有很多宇宙船按其进行航行,但作为自由贸易港的明夜夜不眠。对明夜来说银河标准时间连时间的数字都不是,市街区也好港湾地区也好都没有夜间的设定。

 活动继续着的中央港区269埠头,系留着一艘折叠起桅杆的扬帆宇宙船的中央C驳岸的周边,开始聚集起服务船了。

「用拖船进行牵引吗」

 用船外摄像机看着旁边的埠头开始对宇宙船进行牵引工作的肯说道。辩天丸的舰桥为了战斗时不受损伤而设置在了船内深处,没有能直接看到外面的窗口。

「明明要把奥黛塔二世带到宇宙站外,却不派人进到内部去也是够狠的」

「难得琳努力地布置了各种陷阱」

 船长席上的茉莉香带着可惜的表情眺望开始出港工作的269埠头周边的情况。

「陆战队的诸位也设置了很多诱杀装置,全部没用了真是可惜」

「敌人需要的不是作为宇宙船的奥黛塔二世」

 操舵席上的肯悠闲地将背靠在自动调节的椅子上。

「只要能获得单分子结晶的零件,剩下的都没用了。现在别说是超光速了就连通常航行都很花时间的帆装宇宙船,只有卖废品才能值点钱」

「这个嘛,要让它动起来是得花点时间了」

 茉莉香看着桅杆叠得好好的在埠头靠岸的细长宇宙船。

「用帆推进的话能节约推进剂,要考虑各种方面让大家都动起来,是很好的学习用宇宙船啊」

「给新人积累经验很合适呢,但动起来太花时间在现今这世道是致命伤啊」

「有什么不好吗?」

「运输船是效率最优先的宇宙船,不但没什么载货量还要搭乘上很多乘组员会非常耗费人工费。扬帆宇宙船什么的都是前一时代的东西了,要熟悉系统既花时间又花钱,加上不能进行超光速航行,如今的世道只能在行星间使用了?;挂绦??」

「可以了啦,真是的」

 茉莉香带着似乎很无聊的表情检查着拉动奥黛塔二世的小型作业船。如今的宇宙船装备了高精度观测机器和能进行微速控制的推进器的情况也很普通,即使在进出封闭系统的宇宙站的情况下也几乎用不到拖船。但是要搬运无动力的大型天线或者是工厂船和小型宇宙站、以及失去动力的宇宙船,在作业船上装备有余力的发动机的情况还是比较多。

 要搬运质量很轻的扬帆宇宙船,没必要用大型的作业船。装备了复数的作业臂兼作拖船使用的小型作业船、接近了桅杆处于折叠状态的奥黛塔二世那细长船体的船头和船尾。

「看来是打算用拖船将练习船从港内拖到船坞呢」

 驾驶员席上的三代目说道。

「如果预定船坞在练习船进入之后就开始切割作业,最糟的情况下从开始到结束都不会有人进入练习船中了吧?」

「再怎么说,我想在船坞作业开始前也应该会调查一下奥黛塔二世里面,确认一下目前的情况吧」

 茉莉香将头歪了歪。

「就目前来看,还有在练习船中设置了定时炸弹的可能性呢」

「如果要去船坞,是应该进行这种程度的确认」

 肯用手指着操作桌。

「如果目的只是白鸟号的船头冲角,将船带出管制空域然后破坏的方法更快。毕竟需要的是不必担心坏掉的单分子零件而已。如果是我的话,会把船破坏到不用担心陷阱的程度再回收需要的零件」

「我想在那之前应该先确定要找的零件是不是真的在奥黛塔二世上」

 克里埃说道。

「斯库拉之奇美拉号提出了紧急出港申请。优先顺序为最高。虽说节省了时间不过真是有钱的海盗啊」

 从普通顺序插队到优先顺序必须支付追加费用。金额的具体变化与优先顺序及排队情况有关。茉莉香看着克里埃转送过来的情报。斯库拉之奇美拉号提交了准备以最高额支付追加费用的紧急出港申请,从周边埠头的排队情况推测应该能立刻获得许可。

「用追加费用来买时间呢」

 在茉莉香看到之前,许可申请就变成了许可完成,增加了出港时间的数字。

「是先出去等着吗」

 茉莉香在显示器上看着隔开一个埠头的深红的宇宙战舰。根据管制局的官方情况,在268埠头的斯库拉之奇美拉号已经断开与港口的连接,发动机开始运转完成了出发准备。

「现在的时机出港,正好是奥黛塔二世移动到管制空域内的时机吧」

「就是那个时机吧」

 克里埃又将斯库拉之奇美拉号的飞行计划更换了。

「出港后在明夜附近的锚泊空域?;⊥A?,申请的位置应该是能随时监视在商业区预约的船坞」

「虽然不至于把接近的可疑船只一下子全都干掉」

 茉莉香确认了申请了飞行计划的斯库拉之奇美拉号新的系留空域与明夜的位置关系。

「那样夸张的颜色,而且是有名的海盗船,在如此繁荣的宇宙都市旁边等着,显眼倒是显眼得很啊」

「对方说不定就是这个打算。那么我们怎么办呢?」

 茉莉香看着拉动奥黛塔二世的拖船的工作情况。剩余推力大的作业船将作业用的机械臂固定住奥黛塔二世。

「现在如果提出非优先的出港申请,大概什么时候能出港呢?」

「如果不是入港的船一下子大举出动,现在马上提出大概在一小时后,要是提前的话说不定会更快」

「正是个好时候吧」

 茉莉香再次确认了以白鸟号名义入港的奥黛塔二世的出港预定时间,没有变更。

「那我们也出去吧。出港申请不用优先,用普通申请」

「了解」

 克里埃将事先准备好的出港申请发送到了港湾管制局。受理的自动应答立即返回过来,指示的出港预定时间是稍迟的五十五分钟后。

「不错的时间呢」

 本来辩天丸就没有在明夜长期逗留的打算,所以出港也没花费什么收拾的功夫。对推进剂进行了几乎敷衍程度的补给和堆积了些食材后,只要切断埠头接来的能量传输线缆就能出港了。

「那么,准备出港」

「斯库拉号离开了埠头」

 听到肯的报告,茉莉香将影像切换到管制局提供的监视摄像机的图像。吊车臂解除了对靠岸在268埠头漂亮的红色宇宙船的固定,斯库拉之奇美拉号自身的推进器喷发着,慢慢地开始离开埠头。

「自动操纵?」

 看到与埠头那边流畅的衔接动作,茉莉香微微皱起眉头。

「大概是吧」

 肯看着几个不同角度斯库拉之奇美拉号离开埠头的图像点头确认。

「和我们这种老古董不同,那边可是舰龄二十年左右的有干劲的现役舰啊。应该还配合升级了最新的港湾设备和航海支援设备??窗?,那一点也不亲切的微速度操舵」

 斯库拉之奇美拉号为了控制行程将与埠头相反方向的推进器喷射了。推进器的光最初如闪光那样温暖,随着横轴速度的降低迅速地暗淡不见。

「在港湾内航线也能进行推进器的微调整,最新式的自动操纵真厉害啊。这样看来直到锚泊空域都能自动操纵我也不会惊讶了」

「难得的机会,还以为能在近处观察到斯库拉号的操作呢」

 茉莉香撅起嘴无聊地说。

「看来是不想让人看到真本事了吧」

「嘛,在港口内行动如果不是非常情况也只能起个参考作用,对对舰战斗并没有什么用」

 操舵席上的肯啪啪地拍着手。

「怎么办?我们要出港的样子只要连接到港湾局就能看得一清二楚了。做好被警告的准备,是不是搞个华丽粗犷的表演呢?」

「算了吧」

 茉莉香在船长席上拒绝地向下摇着手。

「接下来就是给人添麻烦的时刻了。难得至今为止一直很老实,就不要做什么会被港湾局盯上的事情了」

 用敷衍的程度喷射了推进器,离开埠头开始浮起的斯库拉之奇美拉号,开始向中央港区的出港侧移动。速度没超过规定的百分之八十,安全微速推进,船头向着空气密封外扩展的漆黑宇宙空间开始慢慢前进。

「能获得什么有用的资料吗?」

 茉莉香向收起电子战席的克里埃问道。因为还在港口内不能进行积极的探测,但辩天丸将被动探测器全部打开追踪着离开的斯库拉之奇美拉号。

「只得到一些普通的资料」

 克里埃一如既往的悠闲地回答。

「如果要按规范来的话,在禁止启动主发动机、只能用副发动机运行的空气密封内,在那么狭窄的地方对方也没兴趣暴露本事。等到了外面会因为采取战斗态势而启动主发动机之类的种种准备,应该能取得一些正经的资料,但那些只有我们入港后才能知道」

「要是向锚泊空域移动,还不至于要启动主发动机吧 」

 茉莉香检查了希望从中央港区飞向近在咫尺的锚泊空域的斯库拉之奇美拉号的飞行计划。是从离开栈桥到?;〉亩淘莘尚?。

「对方应该看到我们的出港申请了,而且也应该知道我们的身份」

 只不过伪装了应答器,进入明夜中央港区的辩天丸并没有变更外观或是进行伪装。

「面对立即追出去的我们,应该会转为战斗态势的吧。若非如此倒是个容易对付的对手」

「外部的资料只能期待百眼了」

 克里埃将没什么值得特别标注的斯库拉之奇美拉号的观测资料一下子拉到了底下。

「我觉得如果是沉默低语号的话,即使斯库拉号只开启主发动机也能获得更多的资料」

「也要对方理睬我们」

 茉莉香目送向着出港侧的空气密封开去的漂亮的深红色战舰。

「但是如果不理睬我们的话,我们工作起来也方便,还是这样比较好吧?」

「对工作还是很小心的嘛」

 老式的帆装宇宙船奥黛塔二世的构造强度以最近的宇宙船的标准来说是非常奢侈的。折叠式的船头部分装备细小的天线和传感器,如果不选择好地方固定住会与船体摩擦造成零件损坏。

 前方一艘后方两艘一直在拉的拖船,通过按银河系宇宙船标准标注的起吊点和重心点,展开了装备着的不知道多少根机械臂,继续着固定作业。被栈桥上的吊车臂固定住的细长船体为了避免损伤,而被有着很多关节的机械臂抱住。

「从从业人员这里借来了名头和器材,斯库拉号的海盗们大概是想自己进行作业」

 肯调出了从管制局的文件中获得的进行奥黛塔二世移动作业的从业者资料。三艘服务船甚至连乘务人员的名单都简单地拿到了。

「这是本行工作啊。不是那种部件受损了也不担心的粗糙海盗的手法?!?

「会不会担心是陷阱,不愿弄脏自己的手呢」

 茉莉香看着差不多就要通过空气密封的斯库拉之奇美拉号后部的样子。不论是可以看到的巨大喷射口的主发动机也好、还是周围配备的四台辅助发动机也好都没有点火。

「现在的奥黛塔二世说起来是无人且切断了动力的状态,不得不进去确认了吧。幸好里面已经空了,这是要带到能够作业的地方去吧。为了不让拙劣的陷阱对自己的地方造成损坏才使用从业人员的吗?」

「真是富裕的海盗啊」

 追踪着出了空气密封的斯库拉之奇美拉号,克里埃说道。

「船只是新的,整备情况良好,属下船也有很多。调查了一下海盗缪拉最近的动向,但没找到与她收入相关的信息。只剩下羡慕嫉妒恨了」

「哼」

 茉莉香开始思考。

「难道在边境做海盗很赚吗?」

「其实是非常努力地在做坏事呢」

 肯理所当然似的说道。

「只要能付钱连信用也买得到。边境的得失计算比中央来得严格,在这种地方做着海盗还要吃得开的话,肯定使用了各种各样的面孔」

「现在应该是遵守规则入港自由贸易都市的有礼貌的好海盗吧」

 有着私掠船许可证作为公认海盗的辩天丸在帝国境内也是遵守着航行法行动的。

「对。在外面尽可能地保持一个好的外表是做我们这行的基本」

 斯库拉之奇美拉号的船体通过了空气密封。自动操纵的舰体各台推进器一起喷射,深红的战舰从空气密封的宇宙空间向着宇宙站的外圈方向消失了。

「只有应答器和聊胜于无的雷达」

 辩天丸还系留在栈桥,对出了空气密封的宇宙船的探测性能并不高??死锇1叩髡盘讲馄鞯牧槊舳缺咚档?。

「就这样什么也不做,说不定是不打算发送主发动机前往锚泊空域」

「再怎么说,我也觉得海盗不会准备不足到如此地步」

 战斗舰如果不启动主发动机,别说是用舰载炮射击了,连战斗用的强力雷达都无法发射。

「但是到最后都不启动主发动机也能表示没有战斗的打算……海盗缪拉是这样好的人吗?」

「怎么可能」

 克里埃突然到电子战控制台前开始动起手来。

「这么和平的海盗,不可能在如此长的年间在边境顶着同一块牌子做生意」

「怎么了?」

 看到通过网络不知道对哪里开始进行攻击的克里埃的样子,茉莉香将目光转向船长席上的战况显示。

「我们的出港许可被延期了啊」

「哎哎?」

 显示出的出港许可的预定时间一下子被增加了几个小时。茉莉香叫了起来。

「不是已经下达许可了吗!?」

「要么管制局和海盗是一伙的,要么是被外面黑了。稍等一会,我现在正在想办法。事先清洗了一遍管制局的网络真是太好了」

「什么时候……」

 茉莉香看着电子战的显示器。没有使用正规的线路而是从其他地方入侵了管制局,好像是进入了与改写出入港管理有关的电子脑进行改写,但是画面切换得太快看不清到底在干什么。

「没关系,只是单纯地将出港顺序延后了。明明是空荡荡的计划表,顺便乱调整出港顺序的话马上就知道了」

「不要紧吗?」

「不是通过正规手续进行的许可变更真是太好了,要是真的出港预定堆积起来再调整就很麻烦了」

 一边将管制局的计划表尽可能不破坏地重组起来,克里埃一边说道。

「对方好像也在从宇宙站中入侵管制局。做到工会重要干部的海盗在港内有个基地什么的也很正?!?

「能搞定吗?」

「现在正在搞呢。即使我们这边不修正计划表,管制局的防篡改程序也会发现入侵的吧。如果就这样放手了那还好……果然不放弃吗」

「虽然有点早,切断埠头接来的线缆吧」

 茉莉香下达了指示。

「即使不能马上出港也要尽可能地保存船内的能量。就算对方不管不顾地对我们进行电子攻击,只要没有物理线路那就不得不用无线进攻了」

「已经切断了」

 三代目回答道。

「能量管道和通信线按规定是必须连接到出港之前的,表面看起来辩天丸还连着埠头,但其实和明夜方面早就切断物理连接了」

「那现在克里埃是怎么连上明夜的管制局的?」

「和正规的通信线路不同,是用公众网络连接的 」

 在电子战空闲中的克里?;卮鸬?。

「这里的通信基础设施和中央差不多好真是太有帮助了。不能放弃修正计划表吗?」

 茉莉香眼前的出港预定时间回到了原来的数字??死锇5氖置挥型P?。

「啊、对手太积极了,我这边也被管制局发现了,怎么办?」

「在现在的状态下,能直接攻击到阻碍我们的对手吗?」

 因为是克里埃,直接将自己的希望说出来更方便。茉莉香在不太了解攻击和防御形态的情况下试着问道。

「我们进行攻击能让对方闭嘴吗?」

「我想是能办到的,但这样就暴露了我们也对网络出手了哦」

「如果对方的目的是拖延我们的出港时间,发现没成功的时候我想就已经知道我们在对抗了。再说差不多同时出去,在一开始就是宣言了吧。好了,去做吧,虽然早了点,但战斗开始!」

 侧视着给奥黛塔二世的服务船进行的连接作业,辩天丸防御着在改写管制局出港计划时执拗的攻击??死锇U业搅思复稳肭止苤凭值氖蕴叫怨セ?,使商业区游戏专用的服务器暂时不能运行了。

「好像知道管制局为什么故意配了个简单的系统了」

 从别的路线向管制局的攻击、以及从埠头的通信线路到开始对辩天丸那伪装的假计算机的直接攻击,克里埃的抱怨就没停止过。

「故意配了个松散的系统,让人觉得在外部能按意图进行一些操作。再怎么是边境的系统,我才不信管理着如此大规模宇宙站的管制局只能配出那么松散的防御」

「说不定这就是明夜繁荣的秘诀之一」

 肯还是悠闲地摇着操舵席的椅背,偶尔确认一下出港预定时间。

「表面上是秩序和自由的贸易都市,背地里却只要有手段就可以为所欲为,的确能聚集各种各样的人啊」

「我也是托了这松散系统的福能干活了」

 肯时不时地看看被仔细更换了的出港预定表。

「白鸟号和拖船对接完成,解开系留准备出港了」

「作业计划表没有发生变更吗?」

 港口里飞来飞去的服务船的航运计划表并没有全部公开。虽然连接到管制局能确认在明夜周边活动的所有服务船和机器人船的现在位置,但是并不能知道在进行什么作业和有什么样的预定。

 白鸟号的移动预定只能从管制局提出的宇宙船出入港申请的数字上有没有变化进行确认。

「目前是没有变更」

 肯回答道。

「从时间的控制和作业的正确度来看,真是能信赖的从业人员啊」

「那么看来奥黛塔二世是按照预定来的,我们怎么办?」

 茉莉香看向比起当初预定要早得多的辩天丸的出港预定时间。随着出港计划表持续不断被更改延迟再被改回来,现在辩天丸的出港预定时间变成正好在奥黛塔二世出港后了。

「我在管制局被攻击时能把时间改掉,但早不知道怎么把计划表改回原来的了啊」

 克里埃说道。

「即使刚改成这边想要的时间,对面又会变更掉」

「好了」

 茉莉香点着头。

「就按预定离开中央港区吧。只要离开栈桥,除非发生非常情况否则管制局也不会停止宇宙船了」

 以白鸟号的名字系留在269C埠头的奥黛塔二世,与三艘服务船对接着在预定的时间分离了。虽然被当作无法自行航行的故障船,但现在与能进行通常航行的普通宇宙船一样用不变的速度向港外飞去。

「不要紧吗」

 茉莉香担心地目送着穿过了空气密封前往宇宙空间的奥黛塔二世。

「那艘宇宙船因为轻所以纤弱,稍微乱来一点马上就会坏掉的」

「那是一直做着海盗船的宇宙船啦,不会那么简单就坏掉的」

 肯将操舵席往前推。

「那么虽然比预定的要早我们也出发吧」

 在出港预定时间之前也有变更预定的可能性,但辩天丸提出的最终出港确认很顺利地被管制局通过了。确认全舰都做好了出港准备,茉莉香下达了指令。

「走吧。辩天丸,出港」

「是的长官,辩天丸出港」

 栈桥侧的吊车臂打开将固定住的船体放开了??先貌嗝嫱平髑崆崤缟涫贡缣焱枥肟磺?,微速前进的辩天丸开始动了起来。

「沉默低语号百眼来电」

  克里埃传达了只有数据通信与辩天丸连接着的沉默低语号发来的报告。

「向着锚泊空域移动的斯库拉之奇美拉号开始发动主发动机,速度保持微速」

「只发动了主发动机吗?」

 茉莉香确认了在港口外待机的沉默低语号发来的资料。到了港口外后,为了不妨碍到其他船只的电子机器只允许开启通常航行的雷达和探测器。

「……不止吗」

 沉默低语号的被动探测器不但发现了从中央港区进入宇宙空间的斯库拉号通常航行用的雷达,而且还将战斗使用的高处理雷达开机的情况也发现了。

「虽然兵器附近的能量反应还侦测不到、但看起来是想打一场呐」

 克里埃简单地整理了从沉默低语号传来的情报。沉默低语号现在的位置在锚泊空域,虽说船舶密集但就战斗距离来说算是近距离,因此能得到不少情报。

「限定在电子战的话,现在就能开始了吧?」

「边境的电子战是什么程度的呢?」

「没有任何确切的资料」

 克里埃目不转睛地看着沉默低语号送来的资料。

「不像帝国领土内的电子战是和一般的宇宙战斗配合在一起的,托帝国舰队的福电子战的水平都提高了。用雷达索敌什么的大家都有在做,但从这里开始,是用原始的电子干扰就能结束,还是像网络战争那样发展到黑来黑去,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即使我们有再高超的电子战水平,要是敌人的系统根本没有网络化也没辙,在边境那也不是什么少见的事」

「哈哈」

 茉莉香明白了克里埃至少对边境的电子战进行了最低程度的调查。

「那么斯库拉之奇美拉号的电子战的资料呢?」

「是在边境的海盗船呢」

 克里埃的声调变了。

「不能期待有官方记录的时间,也没有确定的情报」

「如果是克里埃,应该能估计出斯库拉号的战斗力吧。作为电子战的对手来说如何???」

「我觉得会是个不错的对手」

 不常听到克里埃有这种评价,辩天丸的舰桥出现了一些感叹的声音。

「这么厉害?」

「只看停泊中舰船的装备也能知道了。我想斯库拉之奇美拉号大概是和巴巴罗萨号一样质量的战舰,装甲厚重攻击力高?;构挚碓5接凶攀漳商煜呱璞傅亩?。虽然至今为止和什么对手进行过怎么样的战斗,这些与海盗缪拉相关的战斗记录并没能发现除谣言外值得信任的,但应该不是个好对付的对手」

「好对付的对手在这宇宙中真的存在吗」

 茉莉香悄悄地喃喃自语到。

「辩天丸来到了外宇宙」

 肯告知了辩天丸通过空气密封。辩天丸从充满了一个大气压的增压大气的港湾地区来到了真空的宇宙空间。

「航线上是斯库拉之奇美拉号」

 从中央港区转向靠近明夜的出港轨道,肯握着舵轮说道。

「正正好好到主炮的轴线上来了。现在要是发射的话,之后就好玩了」

 从中央港区到锚泊空域去的斯库拉之奇美拉号,换到从明夜急速离开的轨道上来。相对的辩天丸则是回到标量线路的出港轨道,与先出港的斯库拉的距离因为双方都保持着微速度所以并没有拉得很开。

「奥黛塔二世的话……」

 特意说出口,茉莉香确认了在辩天丸和斯库拉之奇美拉号之间出港的奥黛塔二世的现在位置。在向商业区的整备区移动的奥黛塔二世,由船头一艘、船尾两艘的拖船抱着向接近明夜的方向移动着。速度对就在附近的巨大构造物的近距离移动来说是非??斓?。

「真是熟练啊」

 茉莉香对着比预测大约快了三成的奥黛塔二世的移动速度喃喃自语。

「没关系吗?」

「我想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克里埃说道。

「奥黛塔二世马上就要到作战开始的预定空域」

「发动主发动机,准备开始战斗!」

 就在茉莉香下达指示时,三代目已经开始准备发动辩天丸的主发动机。茉莉香将之后准备进行的事再一次地在脑中重复了一遍。

「注意斯库拉号以及管制局的动向。因为不知道对手会怎么做」

「我们已经准备好了」

 电子战席上的克里埃盯着显示器说道。

「反正是在明夜的附近,应该没法进行需要功率的电子战」

 茉莉香确认了从中央港区到宇宙空间,像是在明夜的表面构造上爬行似的向整备区域移动的奥黛塔二世的现在位置。

「差不多了吧?」

 舰桥上响起了表示SOS的尖锐警报声。

「时机是不是正好啊」

 自称白鸟号的奥黛塔二世发出了全银河共通的救援信号。单纯的救援信号马上就变成了表示被劫持的通报。

「部长真是的,难道不是设置了定时器而是直接让奥黛塔二世弹奏的吗」

 面对明夜周边空间高声响彻的救援信号,管制局的反应很快。取代了自动应答机的接线员直接呼叫了移送白鸟号的三艘服务船,想要确认最新的情况。

 但是直接呼叫服务船没有得到回答。只有自动发送的救援信号和被劫持的通报在反复播放,与外表看起来正常航行地搬运着白鸟号的服务船联络不上。

「奥黛塔二世的接触式电子干扰干得不错呢」

 克里埃报告到。

「在船体表面流动着的噪声会干扰与其接触的其他宇宙船的通信系统。虽然也想过到底什么情况下才能使用得上这问题」

「部长说过比起只对非常近距离的宇宙船施加电子干扰而对周边无影响要来得简单」

 茉莉香戴好船长帽,将头戴式耳机塞上耳朵。

「好了,要和管制局联系了哦」

 拨通明夜管制局的紧急线路。为了以防万一在口中反复默念着辩天丸现在的名字,茉莉香开口了。

「萨拉斯瓦蒂32号呼叫明夜管制。这里是现在在出港轨道上的萨拉斯瓦蒂32号

,收到了移动作业中的白鸟号发出的救援信号。现在萨拉斯瓦蒂32号离白鸟号位置最近。现在立即前去救援,请允许变更出港轨道」

『明夜管制局呼叫萨拉斯瓦蒂32号 ,感谢你们的救援』

 对方用漂亮的标准语回答了。

『稍等一下,请保持现状进行待机。在商业区西壁窗外作业中的施工公司白凰组比萨拉斯瓦蒂32号更早地发出了救援请求』

 对事先没听说过的建筑公司的名字,茉莉香拼命忍住笑。

「斯库拉之奇美拉号的通信量增加了」

 克里埃说道。

「先呼叫服务船,然后对管制局耍手段吗?」

「才不让他们成功呢。萨拉斯瓦蒂32号呼叫管制局,白凰组是老熟人了我们会和他们私下联络的。大的宇宙船更方便救援吧。本船马上就前去救助白鸟号」

『请等一下萨拉斯瓦蒂32号 ,就在刚才警备舰队已经快速前往现场了』

「真的吗?」

 茉莉香问克里埃。

「骗人的」

 克里埃马上回答。

「什么地方也没发出警备舰队的出动命令。也没有入港中的警备舰的出港命令」

「比起警备舰队还是我们比较快。事不宜迟。萨拉斯瓦蒂32号现在就去救援白鸟号」

『管制局呼叫萨拉斯瓦蒂32号,情况尚未明了。请稍等待情况确认』

 克里埃将监视的通信线路连上了舰桥的扩音器。

『这里是白凰组现场监督卡宴!』

 面对卡宴队长热情演出的声音,茉莉香拼命忍住笑声。

『似乎是隐藏在白鸟号内部的什么东西劫持了宇宙船!现在还来得及,我们赶去救援了!』

「对管制局来说也很难过啊」

 听着到处质问着情况的管制局那边接线员的声音,克里埃悠闲地诉说着感想。

「大概是没遇过在如此近的距离,而且是刚刚出港后,应该无人搭乘的宇宙船被劫持后发出救援信号这样的情况,当然也没考虑过处理方法」

「海盗工会到底把管制局入侵到什么程度,能多快察觉到事态并进行应对是胜负的关键」

 茉莉香用指尖点着头戴式耳机。

「萨拉斯瓦蒂32号呼叫管制局,收到白凰组的通信了。为了?;っ饕沟陌踩?,萨拉斯瓦蒂32号现在就去救援白鸟号。根据对手的反应说不定会有粗暴的行为,希望能对白鸟号的周边进行管制勿让其他宇宙船靠近」

「斯库拉动了!」

 克里埃在告知的同时,如同铃声般通透的声音在辩天丸的舰桥流淌着。

『斯库拉之奇美拉号呼叫管制局,我们也收到了白鸟号的救援信号』

 茉莉香看了一下通信监视器。用紧急频率播放的只有声音信号,没有图像。

『斯库拉之奇美拉号也前去救援白鸟号』

「那边也来了啊」

 茉莉香不由自主地喃喃自语。

「这下可能有点麻烦了」

「这也在预定内啦!」

 肯将前往出港轨道的辩天丸船头转向被服务船拉着继续缓慢地移动着的奥黛塔二世。

「想要在不破坏明夜体制的范围内进行海盗行为,能用的手段是有限的。打算表面上装作一同对付敌人然后接近,这是常见的手段了」

「我知道了。斯库拉动了的话管制局应该也会默认我们的行动吧」

『管制局呼叫白凰组、萨拉斯瓦蒂32号以及斯库拉之奇美拉号,感谢你们提出的紧急救助』

「看,来了吧」

 肯轻微地加速了一下。因为是近距离所以不能进行大加速。

『中央港区230号到315号埠头的出港暂时已被停止了。警备舰队已快速前往现场但还不清楚正确的情况,请逐一进行报告』

「了解」

 茉莉香对管制局回答道。

「萨拉斯瓦蒂32号现在就赶往白鸟号,将劫持犯手中的宇宙船夺回来」

「白凰组向白鸟号传达」

 克里埃告知了最新情报。

「之后无法与陆战队进行通信」

「斯库拉要多久才能回来?」

 先行出港的斯库拉之奇美拉号也特意没有从锚泊空域着急地转换轨道而是慢慢地航行。虽然说明夜附近的空域出现了紧急状态,但大型船只也不能进行战斗机动这种操作。不小心进行了大推力超高速的喷射的话,等离子火焰会将无关的其他宇宙船烧伤或是吹飞的。

「五分钟」

 克里埃立刻回答道。

「虽然会造成在出港航道逆行,但因为是紧急状态所以管制局会允许的吧」

「反正其他也允许了很多,这点更不算什么了。好了来看吧,一发也没打过来的宇宙船海盗」

 卡宴队长率领的陆战队穿着装甲宇宙服等宇宙用装备,在明夜的中央港区、出港侧的外壁等待着。明夜的中央港区周边装备着空气密封维持系统、各栈桥独立的诱导系统以及航海支援系统等。

 港口的周边集中着在空气密封的内外来往着的服务船或拖船的小小的聚光灯。虽说作为自由贸易港,明夜的港湾使用费比起其他地方已经控制得非常低了,但不只是增压了空气的港口中的修理?;?,要是集散场地也算上,土地费就不知道要花费多少了。为此有不少明夜本地的港湾服务业从业人员,在港外宇宙船出入安全标准严格、但价格相对较低的港口附近区域开辟了基地。

 服务业从业人员的基地较多,不问公私的对外出口非常自由。巴巴罗萨号的主力加上辩天丸的乘组员组成的陆战队,战斗服和装甲宇宙服的形式也是乱七八糟,外表都是些很难说是为了实战涂装的华丽涂色和依照兴趣而画的标志,穿着缺乏统一感。这种状态下出乎意料地,战斗主力们拿着让人一看就知道是战斗用的大口径火器、修理工具和木工工具,各自从不同的气锁部署到明夜壁外。

 作为以修理改装和建筑工作为本行的专业集团,白凰组向管理局提出了数十个太空步行者共同在船外作业的申请。在理所当然没有问题的检查工作和简单的修理工作开始的时候,在白凰组的头上进出的白鸟号发出了救援信号。

 没有暴露是战斗用的船外作业装备,陆战队全部携带了能自行在宇宙空间飞行的推进系统。等到卡宴队长发出救难宣言后,在明夜商业区侧的西壁、白鸟号预定航线上散开的陆战队,穿着宇宙服一个个依次飞向白鸟号。

 船头一艘与船尾两艘拉着的服务船,在奥黛塔二世发出救援信号之前就被切断了和管制局的相互联系。虽然是通信断绝的异常情况,但也不是什么少见的状况。要运送到达的船坞马上就要到了,而且发光信号或是有线联络之类的方法应有尽有,服务船的乘组员们没有惊慌,还在继续着任务。

 因为有很多微妙的工作,大多数的服务船都装有能从操纵室直接看到外面的视界良好的窗户。用机械臂固定着白鸟号的船头拖航的服务船,并没有用流行的泡泡型座舱罩,而是装备了在增压环境下能打开一部分的老式大窗户。

 一台有着红和白夸张涂色的装甲宇宙服,亮着头盔旁边的灯来到服务船的操纵席旁边。为了表明没有敌意轻轻敲了敲窗并挥了挥手,将用于交流的线圈吸盘贴在了窗上。

『这里是白凰组,我是专门做体力工作的白凰组的人』

 吸盘直接震动着窗子的密闭多层透明玻璃,向操纵室内传递声音。

『能听到吗?』

『能听到。这里是塔拉塔商会的服务船716号』

 在近距离运用的小型服务船很多就以登陆号码作为固有名。穿着走样工作服歪戴着安全帽的服务船驾驶员,对着因为遮阳的颜色浓厚而看不清头盔中表情的装甲宇宙服举起了手。

『怎么了?没听说在运到船坞前还有船外作业啊』

『是紧急状态』

 装甲宇宙服将事态简略地说明了。

『移送中的白鸟号被不知道什么人劫持并发出了救援信号』

 宇宙服机械组成的手指着机械臂下方的帆装宇宙船。

『现在与外部的通信被全部切断了吧?』

『是被切断了啊。所以你们得用绳子电话这种古典手法和我们对话不是吗?』

『这就对了。与宇宙船接触或者是处在非常近的距离,无线就不通了』

 装甲宇宙服再一次指向脚边的帆装宇宙船。

『里面好像发生了什么麻烦的事情』

 操纵席上的驾驶员咂了下舌头。

『不是无人船来的吗』

『我也是听别人说的,确切的情况不清楚。总之宇宙船在发送救援信号,请马上退开吧』

『就算叫我退开……』

 驾驶员在控制台周边的显示器上确认最新情况。

『放弃现场在我们这边算是敌前逃亡的啊。随随便便离开之后就麻烦了』

『是吗,你们也很不容易啊』

 装甲宇宙服装作很明白地减轻了扩音器的音量。

『你知道这工作是海盗委托的吧?』

『嘛,是工会通过一直以来的伪装公司发来的委托』

『委托人应该没说明过宇宙船中有设置陷阱的吧?;褂性谕ㄐ抛刺孪氡厥敲惶桨?,好像有几艘海盗船以这里为目标飞过来了』

『你说什么!? 』

 操纵席上的驾驶员重新看向窗外的装甲宇宙服。

『想在明夜的管制空域内乱来吗!? 』

『虽然不知道对方打算做到什么程度,总之现在同伴正准备进入宇宙船解除陷阱』

 装甲宇宙服将吸盘扩音器的音量调回原样。

『听我一句快逃吧!这样继续下去的话,只会被卷入无关的战斗受到无谓的损害??!』

 拉着有线的线圈,装甲宇宙服轻轻地飘了起来。

『看啊,后面的服务船已经解除对接了哦』

 驾驶员咂了下舌头。

『判断真快啊。是紧急状态也就没办法了』

 驾驶员快速地开始解放机械臂的手续。

『那么,诸位又为什么要特意对知道是与工会有关的宇宙船出手呢?』

 装甲宇宙服回了服务船一个敬礼。

『其实我们的本行是做正义的伙伴啊』

?

「陆战队打开了奥黛塔二世。服务船分离」

 克里埃报告到。茉莉香问道。

「没有陷阱吗?」

 光从外部监控来看,在梨理香船长和风帆部部员、陆战队离去之后应该没有其他人进入过奥黛塔二世。不过也不能排除钻空子进去的,以及在外表设置陷阱的可能性。

「接触式电子干扰这样放着就起作用了呢」

 接近或者接触了奥黛塔二世的服务船或宇宙服不能发出通信。而离开了奥黛塔二世的服务船开始向管制局及所属公司的司令部报告目前情况。

「第二轮到了」

 克里埃淡然地报告了。紧接着在陆战队那粗俗的装甲宇宙服之后的是紧身的色彩丰富的轻型宇宙服,离开明夜的外壁来到奥黛塔二世。

 登上正在进行接触式电子干扰中的奥黛塔二世的陆战队,不要说和辩天丸,就连可视距离在数百米内的同伴们也无法进行无线通信。因此陆战队和后续的风帆部部员之间的联络是用事先约定好的手语进行的。从舷侧的舱门进去的一名装甲宇宙服又来到了外面用双臂比了个大大的圆形,部员通过宇宙服的防护面罩下也能使用的电子望远镜确认了暗号之后,依次从明夜西壁上空飞向奥黛塔二世。

「现在的奥黛塔二世完全没有控制了呢」

 为了确认状况,茉莉香喃喃自语道。在离构造物极近距离的物体没有任何控制,如果让其依照惯性一直动下去等于放任危险的行为。茉莉香用航海手表确认了经过时间。白鸟号发出了救援信号,因为是表示被劫持的紧急信号的关系,默认了事态的发展,但根据管制局的判断随时发出强制排除的命令也不奇怪。

「斯库拉呢?」

「还在继续接近中」

 克里埃报告到。

「就这样低速的话接触预定时间不会改变。虽说有些距离,但也应该能用光学观测到奥黛塔二世被几个穿宇宙服的登上了才对」

「奥黛塔二世就交给梨理香小姐。我们集中注意斯库拉的动向,以及锚泊空域中有没有其他宇宙船有奇怪的活动」

 一边说着茉莉香一边把入港明夜的船只的出港列表呼出。标注了在中央港区和锚泊空域中好像要出发的和在做出发准备的宇宙船。

「唉,根本来不及增加到列表上去!」

 茉莉香在船长席的立体显示器上表示在明夜周边锚泊的船舶。一会儿功夫像鸡蛋一样的明夜周围就被亮点埋没了。

「这么多看都看不过来!」

 茉莉香将最近一小时前后出港、移动或是向管制局提交了以上申请的宇宙船设定显示并检索之后,显示出的宇宙船的数量减少到了百分之一以下。

「即使如此还有那么多吗!? 」

「跟随着陆战队的风帆部部员们也进入了奥黛塔二世之中」

 克里埃报告了现状。

「船长,怎么办?」

「我在想不止斯库拉,是不是有其他的海盗船也会来」

 茉莉香将列出的出港船或是出港预定船再次按照大小分类。海盗船重视在各种情况下都能随意使用的泛用性,会选择不太大的机动性较高的宇宙船。

「如果是像我们一样伪装应答器的海盗船,要么为了某种目的而出动,不然就会移动到容易办事的地方。如果不是想通过开战来和明夜的管制局作对的话,应该会在容易给予压力的地方布阵。我看这边没什么可疑的」

「让我看看」

 握着操舵轮的肯说道。茉莉香将简单地标注了关注点数据的立体图像发送到操舵席??辖俣仍谙允酒魃舷允境龅牧⑻逋枷裆艘谎?。

「嗯,不错。这边的宇宙船如果大举向我们而来,还是小心点为好」

「小心点为好什么的,不是就得和他们相对了吗」

「关掉奥黛塔二世的接触式电子干扰」

 克里埃传达到。

「救援信号和劫持信号也都解除了」

 先前进入到奥黛塔二世里的陆战队确认了船内没有异常,接下来就是风帆部部员们进入奥黛塔二世使控制恢复的顺序了。计划似乎是到了进入舰桥的风帆部部员们夺回奥黛塔二世的控制的地方了。

『这里是白鸟号』

 没有图像,无线中只有格里埃尔的声音。

『是东银河高速运输的白鸟号。明夜管制局,能听到吗?』

『明夜管制局呼叫白鸟号,信号很好。请说明情况』

『详细情况用数据传送过去』

 格里埃尔用充满镇静的声音回答道。

『白鸟号前段时间被外部的黑客夺取了控制。刚才白鸟号在原本的乘组员手中恢复了控制。为此对之前扰乱了明夜空间管制的秩序表示歉意』

「谁写的剧本?」

 听着格里埃尔沉着的声音诉说的信息,茉莉香喃喃自语道。

「还是说随口胡诌的?」

「大概是随口胡诌的吧?」

 肯将辩天丸的航向进行了微小的调整。

「是那个公主大人的演技。一定很擅长即兴表演啦」

「那种演技力,大概能成为最大的战斗力了」

 茉莉香将如果想的话就能使这空域中全部的舰艇都能收到的通常通信中的格里埃尔的声音控制在头戴式耳机里。

『?;换乇芰恕?

 格里埃尔传达到。

『申请解除紧急状态。让周边空域回到通常管制也没问题』

『管制局呼叫白鸟号,状况已经了解了。现在开始将解除西壁和出港轨道的紧急状态。白鸟号乘组员在提交报告书之后请协助警备部的调查』

『了解了。白鸟号……』

 格里埃尔的台词被一阵吵闹的杂音切断了。

「来了!」

 克里埃在控制面板上操作的手一下子就加快了速度。

「来自斯库拉的通信干扰!」

『管制局呼叫白鸟号?』

 不但是声音连数据通信都被单方面切断的管制局用清晰的声音呼叫着白鸟号。

『怎么了,又发生异常情况了吗,白鸟号?』

 白鸟号再次发送了救援信号。

「是斯库拉之奇美拉号在干扰通信吗?」

 茉莉香确认了离得还很远的斯库拉之奇美拉号以及相对接近了的白鸟号的现在位置。

「离得那么远?」

 一边说着,发现了和管制局的通信还没被切断。

「难道说只对奥黛塔二世?」

「斯库拉之奇美拉号将天线全部打开了」

 克里埃传达到。

「入港的时候明明是流畅的船体,现在却像刺猬一样扩展着天线狙击奥黛塔二世。如此接近明夜却只对奥黛塔二世进行了电子干扰而没有让管制局或其他的宇宙船发现,好厉害的射击精度」

「目的并不只是阻断通信吧。知道奥黛塔二世能自行启动的话,应该会用电子攻击或其他什么来夺取控制权的。琳部长不在不要紧吗」

 琳和百眼一起搭乘了沉默低语号,并不在奥黛塔二世上。

『斯库拉之奇美拉号呼叫明夜管制局』

 与之前相同的声音用紧急频率呼叫了管制局。

『我方认为白鸟号的紧急状态尚未解除。请求出动警备舰队,本舰为救援白鸟号而进入出港轨道』

「请求出动警备舰队什么的,好像是要用我们的手段来对付我们啊」

 克里埃在控制面板上操作的手停了下来。

「这样下去可以预计是登上奥黛塔二世进行白刃战了吧」

「不过奥黛塔二世中有着陆战队的大家在,我想应该不会很容易地被打败的」

 想到从斯库拉之奇美拉号来看只有小船规模一样的奥黛塔二世的大小和乘组员数量的差别,茉莉香摇了摇头。

「但是我们的部员们没法进行白刃战,要是被人登舰不是就输定了吗」

「而且应该是打算在警备舰队出现在现场前决出胜负吧」

 克里埃的手指再次开始动了起来。

「进入了港口的护卫舰虽然已经在做出港准备了,按现在的节奏来看应该是斯库拉先与奥黛塔二世接触」

『白鸟号呼叫管制局』

 格里埃尔的声音断断续续地回到了紧急频率。

『本船就在刚才被不知何人进行了电子攻击』

 一度能听到的声音在传达能让管制局进行判断的材料之前就被再度切断了。

「有一套啊」

 听到应该是在强烈的电子干扰下奥黛塔二世传来的通信,克里埃微笑道。

「遇到那种电子攻击还能用通常通信发出能被听到的声音,真是了不起」

「萨拉斯瓦蒂32号呼叫管制局,本船也前去救援白鸟号」

 茉莉香向管制局和斯库拉之奇美拉号继续发出参战宣言。

「插入斯库拉和奥黛塔二世之间去」

 茉莉香下达了指示。

「辩天丸受到了斯库拉的电子攻击。现在能对斯库拉进行电子攻击吗?」

「虽然也不是做不到,但是对方会不会理睬我们啊」

 克里?;卮鸬?。

「对斯库拉的电子攻击多半沉默低语号也在进行,这边胡乱出手反而会添麻烦。奥黛塔二世也伸出天线了,我们作为援护比较好」

 之前一直在明夜西壁近处空域的管制飞行中缓缓地飞着的奥黛塔二世,慢慢地旋转着船头开始将折叠起来的桅杆展开。

「至少现在看起来奥黛塔二世的控制不会再被夺取了呢」

 看着帆装宇宙船那在外宇宙旋转着展示出战斗欲望的样子,茉莉香点头说道。

「那是,和现在的宇宙船开动方法完全不同啊。就算斯库拉之奇美拉号收集了再多的攻击对手的模式数据,应该也没抢占过人力控制的宇宙船吧」

 扩展着三列九根桅杆,奥黛塔二世慢慢旋转着船头。茉莉香发现了奥黛塔二世比最初自己搭乘时用了更好的技巧展开桅杆的样子。

「稍等一下。停止插入斯库拉和奥黛塔二世之间!」

「怎么了?」

 肯稍微动了一下舵轮微调整了一下航向。

「奥黛塔二世在张开的多半不是天线而是太阳帆」

「不是天线桅杆吗?」

「奥黛塔二世的太阳帆能随意变更正面和反面的反射率。普通情况下是变为前进方向的反射率最低、反向的反射率最高,来利用光最大限度的推进力。要替换正面和反面只是设定一下的问题很简单的」

 茉莉香想起了能将附近的恒星光线几乎百分之百地效率反射的桅杆和太阳帆的构造。

「能成为推进力的不仅限于可见光,太阳帆能反射的包括从红外线到紫外线在内的所有电磁波都是。通常通信的电波当然也属于电磁波,只要张开太阳帆,我想就能将发射过来的所有的电子攻击都按原样全部反射回去」

「不是擅长的主动隐形吗?」

 双手都在动的克里埃确认到。

「难道不是打算瞄准斯库拉之奇美拉号的天线对其直接还击吗?」

「如果是琳部长在上面,我想她肯定会采用更主动的方式还击的。但现在部长和百眼一起在沉默低语号上分析敌人的战力吧。而且只是展开太阳帆直接将敌人的电子干扰反射回去,奥黛塔二世上也就没必要搭乘电子战的专家了」

「用太阳帆的反射将干扰电波反弹回去吗?」

 克里埃为了稳妥确认了一下。

「往哪边?不确定方向随便反射的话,会变成奥黛塔二世对全部周边进行电子攻击的」

「一定会被骂的吧」

 茉莉香坦率地说出了感想。

「只是反射了别的宇宙船进行的攻击,这种解释能被接受吗?不是物理的攻击也会被悬赏吗」

「难道你想试试吗?」

「不,大概不是这样。我想应该是打算将全部的干扰电波反射到作为发射源的斯库拉」

 茉莉香想起了奥黛塔二世最初进行练习航海时的事情。

「之前有集中了T星的光线烧了找茬的走私船的光学观测系统。只要能确定对方的位置就好,因为微调整太阳帆是全自动的并不是那么难的技术」

 一边想着什么人还记得那事又或是想到了如何应用,茉莉香继续说道。

「即使对手是重装甲的战舰,被自己的电子攻击原封不动地集中反射也受不了。奥黛塔二世的太阳帆考虑到反射场的话比看起来要大得多,而且还能对每面太阳帆进行个别的微调整」

「那么我们这边就装作不知道,提心吊胆地观测情况吧」

 肯轻轻进行了逆向喷射减缓了辩天丸的速度。

「奥黛塔二世是一开始就展开太阳帆靠着太阳光在飞行。但是这次没法做事先的调整了啊」

「我知道的」

 肯继续着。

「在太阳帆展开的瞬间瞄准斯库拉,斯库拉的强指向性干扰电波就会不管周围地四散开来」

「这样的话有麻烦的不就是斯库拉的海盗缪拉了吗?」

 茉莉香慢慢地靠上船长席的椅背。

「比起练习航海时瞄准走私船,目标的距离短多了」

 那时奥黛塔二世瞄准的假冒货船在肉眼无法识别的远距离。而现在从锚泊空域进入出港轨道的斯库拉之奇美拉号已经接近到能看到闪烁着的航海灯的距离了。

「到了这么近的距离,已经不需要事先准备或者调整什么了。只要没有输错瞄准坐标,在全部太阳帆展帆的同时就能把照到的干扰电波原封不动地还给斯库拉」

 奥黛塔二世一边旋转着船头一边直直竖起三列九根的前桅杆、后桅杆和主桅杆。各桅杆上为收纳而折叠起来的横杆也开始展开了。

「旋转着宇宙船展开桅杆和横杆,最开始横杆会缠绕住,要升起桅杆实在很辛苦」

 茉莉香悄悄地喃喃自语道。

「技巧很熟练了嘛。大家的等级都显著增加了吧。斯库拉的电子攻击模式还是没变吗?」

「没有变化」

 克里?;卮鸬?。

「大概是没想过变更,就这样不让白鸟号和外部通信、接触后进行白刃战强行压制的预定吧」

「这样不就是无视了辩天丸吗」

 正面战斗能力先不谈,想到辩天丸在施尼泽不在时的白刃战能力,茉莉香就叹息了。即使加上奥黛塔二世两艘一起上,估计也不是斯库拉之奇美拉号的对手。

「在明夜能看到的范围内没法进行对舰战斗」

「正正经经地互相射击的话,辩天丸应该不是那种等级的战舰的对手」

「我知道的。所以无论如何都要想办法让我们这边赢啊」

 茉莉香将目光离开了船长席的外部监视器。奥黛塔二世已经完成了所有桅杆和横杆的展开,在斯库拉的强指向性电子攻击的照耀下以令人意想不到的优雅动作开始了回旋。一会儿之后,奥黛塔二世的船头就正确地指向了斯库拉。

 在奥黛塔二世全部桅杆上的太阳帆都闪闪发光。普通情况下是背后接受太阳光照射的太阳帆如今的正面令人无法直视。以通常帆装状态一下子展开了全帆的奥黛塔二世,在下一个瞬间将全部的太阳帆反转了过来。

 所有的电磁波都有与光相近似的性质。几乎能以百分之百的高效率反射太阳光的奥黛塔二世的太阳帆,正确地对斯库拉之奇美拉号那针对一点持续不断发出犹如豪雨般电子干扰的发信源进行了反射。

『白鸟号呼叫明夜管制局』

 格里埃尔那变得截然不同的声音在辩天丸的舰桥上也收到了。

『本船之前一直被外部的电子攻击笼罩。现在用被动对抗手段避开了不知何人的电子攻击』

「她说是被动对抗手段」

 茉莉香轻轻地笑了。

「到底是谁想出来的啊」

『之前的救援信号不是白鸟号发出的。目前本船在原本的乘组员控制下,船内没有发生必须要求外部进行救援的事态』

「斯库拉的电子攻击怎么样了?」

 被茉莉香问到的克里?;卮鸬?。

「真不愧是那艘深红的战舰呢,好像是马上就停止了。之前从指向圈外的我们这边看来还是一直在发送着咯吱咯吱的噪声的,现在一下就安静下来了」

『管制局呼叫白鸟号』

 管制局的应答来了。

『白鸟号说受到了电子攻击是怎么回事?我们这边的数据上看不出有发生那样的事情』

『本船有将受到的电子攻击全部记录下来的数据』

 格里埃尔像是知道自己的声音会在整个管制空域里传播似的说明道。

『根据推测,可能是指向性非常强的电磁波只针对本船进行狙击。本船虽然不是电子战舰无法就此作出分析评价,但是只要有相应的设施应该就能解析出,到底是谁基于什么样的意图用了什么样的方法,将本船置于电子攻击下的吧』

「那么要我们怎么做?」

 管制局的应答稍微顿了顿。

『管制局呼叫白鸟号,状况我们了解了。请白鸟号将得到的电子攻击数据传送给管制局』

「太好了」

 克里埃高兴地说道。

「这样一来至少在出港时被电子攻击的数据能留在管制局。因为有公会的影响力在,或许观测数据之类的再多也能被改变或是消除说明也不一定,但斯库拉之奇美拉号应该也难以进行明面上的攻击了」

『白鸟号了解。现在将电子攻击数据传送给管制局』

 稍等了一会,格里埃尔继续说道。

『我们对在白鸟号遇到?;鄙斐鲈值牧剿矣钪娲?、萨拉斯瓦蒂32号以及斯库拉之奇美拉号表示深深的感谢。但是袭击本船的人的身份尚未明确,可以认为?;晕赐耆?/p>

 想听听到底要说什么,茉莉香将耳机的麦克风放在耳边。

『白鸟号接下来要出港。不好意思要麻烦赶来救援的两艘宇宙船,如果可能的话请在白鸟号离开明夜的管制空域前对本船进行援护呢』

「哎哎哎!? 」

 茉莉香叫了起来。

「等等、格里埃尔真是的,在说什么呢!? 」

「船长,回复」

 肯将辩天丸的轨道调整为与进入出港轨道的白鸟号并行。

「不快点的话会被海盗缪拉抢先哦」

「啊啊??!」

 茉莉香慌慌张张地打开通信频道。一瞬间,海盗缪拉就出现在了通信监视器上。

『斯库拉之奇美拉号船长缪拉·古朗特呼叫白鸟号』

 有着闪耀银发的女船长带着冷冰冰的表情说道。

『看起来是遇到了极其严重的麻烦呢。虽然不知道能帮到什么程度,但也不花什么时间。为了守护这片空域的安全和秩序,我们斯库拉之奇美拉号要加入对白鸟号的援护』

 手指还按着通信面板,茉莉香嘴巴一张一合的??峡谒档?。

「这也是剧本之一吗?」

「我可没听说??!梨理香小姐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居然请发起攻击的老大深红的海盗进行援护什么的!」

『白鸟号呼叫斯库拉之奇美拉号,感谢缪拉·古朗特船长的提议』

 还在紧急线路上的白鸟号发出的通信只有声音。

「好了船长」

 肯向茉莉香搭话。

「我们这边怎么办呢?」

「那还用问吗!」

 茉莉香按上通信面板。

「萨拉斯瓦蒂32号呼叫白鸟号,这里是船长加藤茉莉香。萨拉斯瓦蒂32号的出港航线也和白鸟号保持一致」

 茉莉香将事先排练过的台词说出口。

「从管制空域直到回标量线路,我们一起吧」

『斯库拉之奇美拉号呼叫萨拉斯瓦蒂32号 ,加藤茉莉香船长?』

 在紧急频率上,银发的女舰长呼叫了茉莉香。茉莉香与在通信监视器上的缪拉对上视线。

『初次见面。虽然应该是一趟短途飞行,还请多指教』

 面对带着笑容的缪拉,茉莉香装作平静地行了一个礼。萨拉斯瓦蒂32号的影像通信应该也传到了斯库拉之奇美拉号。

「我们也是,请多多关照。希望不要发生什么麻烦的事情」

 太阳帆展开到最大的奥黛塔二世,主引擎也开始喷射进入了出港轨道。其后方是辩天丸,而前方跟着的却是曾经将全部展开像刺猬的天线收纳到了流线型舰体内的斯库拉之奇美拉号。

「变成奇怪的发展了啊」

 各个宇宙船将喷射轴线错开避免喷到别人。一会儿就形成以辩天丸为最后尾夹着扬帆宇宙船维持航向的形式,肯看着显示器上显示出的深红的海盗船后面的样子。

「虽然现在我们的主炮能随便瞄准了,但对方的大炮也一定瞄着我们吧」

 与辩天丸的主炮没有调整仰角一样,斯库拉之奇美拉号向着后方装备的三联装主炮也没有在进行瞄准。以很久之前的轻型巡洋舰为原型的辩天丸和就这样使用着最新战舰船壳的斯库拉之奇美拉号相比,主炮的威力差得太远了。

「不管距离多近,辩天丸的主炮对战舰之类的能有效吗?」

 茉莉香继续将身子埋在船长席里。

「这个嘛,只要瞄准到对的地方应该还是能的吧」

「您饶了我吧」

 三代目插了句嘴。

「就算勉强在不破坏炮身的情况下将能量充到最大,我们的40级要打穿战舰的装甲也是不可能的。而对方的主炮是120级,就是不瞄准随便打我们哪里都像打纸张一样」

「呜呜」

 茉莉香发出没出息的哼哼声。

「格里埃尔也就算了,梨理香小姐明明不是不知道轻重缓急的人,为什么要和护卫着我们的帆船一起关系很好地飞行呢」

「施尼泽和卡宴队长也在一起,战斗判断应该是没错的」

 克里?;卮鸬?。

「不管怎么说,我们这边不要说武器了就连装甲也没有的奥黛塔二世、和有着战舰的海盗缪拉发展到要互相射击的情况时,那就是输定了。要是让他们护卫的话,将敌人放在眼前就不用担心在管制圈内发展成对舰战斗了,想来也不算太差的发展吧」

「这个嘛,就怕没那么容易逃出明夜的管制空域啊」

 茉莉香恨恨地抱怨着,检查了三艘船的航向。出港轨道从设定空域持续扩展到标量线路。

「如果海盗缪拉也是为了避免在明夜的管制空域进行战斗,会发生的事情就是之后从明夜的管制空域结束到进入标量线路的冥彩夜北方上空吗」

 虽然不管怎么说都会有例外情况,但航线带一般都设定为避开恒星或行星的轨道。冥彩夜周边的航线带设定为与黄道面平行地通过北方上空。入港轨道和出港轨道因绕着冥彩夜公转的明夜的位置变化而定,在管制空域和航线带之间既没有设置航海支援设备也没有管制。从航线带前往明夜的宇宙船以及从明夜出发的宇宙船,都可以根据自己的方便和性能决定轨道。

「不管是从明夜这边还是从标量线路这边都看得清清楚楚嘛」

 茉莉香在舰桥上抬起头。

「你觉得在这么众目睽睽之下的地方能搞什么动作吗?」

「这可是在明夜的眼前,而且是管制空域中也敢任意下手的对手哦」

 克里埃悠闲地回答道。

「要是在意别人的目光可没法做海盗了啊」

「正是这样」

 茉莉香穿着船长服,坐在船长席上试着伸展自己的双臂。

「那么,其他的宇宙船动向如何?在与斯库拉和我们差不多相同时机出来的宇宙船之中,看起来会和我们一起离开管制空域的大概有多少艘呢?」

「大概七艘到八艘的样子吧」

 航海士席上的卢卡回答道。

「船长点出的宇宙船有一半以上都在这段时间从锚泊空域出来了??吹煤茏悸铩?/p>

「有八艘那么多!? 」

 茉莉香厌烦地在显示器上切出了出港预定船只的列表。

「在这种事情上猜中了也不怎么让人高兴」

 中型的运输船、调查船、练习船??赡苄〔糠忠灿姓迷谕皇奔涑隼吹挠钪娲?。即使考虑到在边境区为自卫而搭载上危险的大口径舰载炮的船并不少见,也应该将列出的全部船只都视为海盗缪拉麾下的海盗船团。

「总之不用担心在管制空域内的战斗了」

 保持限制速度进行着安全航行的肯说道。

「顺便一说,即使出了管制空域,感觉也不会有正正经经的战斗吧」

「那不是当然的嘛。能看到结果的战斗什么的去打也是无用的」

 茉莉香摇了摇头。

「等出了管制空域,海盗缪拉会一下子用既不给人添麻烦也不让人抱怨的方式赶来这边,然后用手下包围我们并进行劝降吧」

「你不是都猜到大概的发展了嘛」

 肯高兴地说道。

「这么简单的发展,谁都能预测到的啦」

 带着叹息,茉莉香看着展开太阳帆接受冥彩夜发出的光线飞行着的奥黛塔二世的背影。

「斯库拉靠得那么近,不管怎么说悄悄话都会被听到的,也没法随意事先商量。真是的,梨理香小姐到底是用什么样的表情指挥着那艘宇宙船的啊」

「因为是梨理香,一定是一如既往地用没事的表情给学生们出一些坏心眼的课题吧」

 不知何时,米莎站在了船长席的旁边。

「不要紧吗。果然还是应该强行地乘坐那边比较好吗」

「如果是治疗战斗受伤,还是陆战队的卫生兵更习惯,处理起来也快」

 茉莉香想起了梨理香全力阻止米莎搭乘奥黛塔二世时的借口。

「所以说,米莎也不用特意搭乘奥黛塔二世。在辩天丸工作吧,是这样说的」

「嘛,在明面上是这样说的呢」

 米莎无精打采地移开了目光。

「说到梨理香,从以前就让人觉得她好像有超能力似的,擅长将必要的人安置在必要的地方。大概是觉得自己的船上没有医生也不要紧吧」

「虽然擅长做准备,但在使用的时候就很乱来了啊」

 茉莉香看着就在眼前展开太阳帆进行航行的白鸟号,和向着其飞过去的斯库拉之奇美拉号的背影。

「怎么样?收集到了海盗缪拉如何给对手下套子的资料了吗?」

 克里埃没有立刻回答。

「托刚才对奥黛塔二世集中电子攻击的福,知道了一些攻击的模式」

 从之前开始就几乎没有接触控制台的克里埃一下一下地按着面板。

「正如预想的那样是个麻烦的对手啊。虽然不知道到底是以什么为假想敌而收集了这些装备,这样看来120级的主炮像目录那样的破坏力在不需要降低主发动机输出的情况下,也能和帝国的正规舰队打得有来有回了」

「对方是这样有钱的家伙吗」

 茉莉香鼓起脸颊好像要气得噗噗叫了。战斗用宇宙船的战斗力基本上是有多少预算就能装备多少破坏力强大的兵器的。

「在边境做海盗是这样赚钱的吗」

「毕竟是拿星之毁灭者这种战略级的最终兵器做买卖的人呢」

 肯控制辩天丸的舵使船稍微离开了一点飞在旁边的奥黛塔二世。

「差不多到管制空域外面了吧?即使在我们这里也能看到斯库拉的各种地方都开始打开了哦」

「以现在的速度还有一分三十秒,斯库拉之奇美拉号就将离开管制空域」

 卢卡将辩天丸正确的现在位置和速度计算出了预测数值。

「后面的奥黛塔二世和辩天丸没有显著的时间差。在出港侧的轨道上已经到达了恒星间的速度」

「开始打开了什么……」

 茉莉香操作显示器扩大了飞在前面的斯库拉的背影。

「啊,是真的」

 三个横向排列的主推进机的喷嘴朝着奥黛塔二世和辩天丸,漂浮在漆黑的宇宙空间中有着闪光般深红舰体的战舰,开始在舷侧修整成流线型的装甲板上伸出触角似的大量线条。

「是天线设置在多层装甲下的方式吗。在别人眼前展开天线,瞄准那里面不是一发就完了吗?」

「如果这战舰的舰体设计这样外行那就简单了」

 肯扫了一眼由克里埃操作的探测器获得的斯库拉之奇美拉号的表面装甲分析数据。

「看起来像是打开的多层装甲,在船壳构造上是最外侧的第一装甲和其下面大约分成三层的复合装甲。虽然瞄准了射击可以做到将天线撕裂,但以这边的火力在将那艘战舰全部的天线打到不能使用之前早就被扫成靶子了」

「把那么多天线都展开了啊」

 茉莉香看着斯库拉之奇美拉号细长的舰体两侧伸展出无数对好像翅膀一样的舰影,眼睛都瞪圆了

「……好像很难行动的样子」

「是因为没有考虑过一边进行电子战一边战斗机动的情况吧」

 肯重新握上操舵轮。

「好了,差不多要出管制圏了哦」

『白鸟号呼叫明夜管制局』

 为了解除紧急状态,转到普通频率上的通信线路中传来格里埃尔的声音。

『本船马上就要离开明夜的管制空域了。感谢护送本船至今的斯库拉之奇美拉号以及萨拉斯瓦蒂32号』

『不用客气』

 银发的女船长回到了通信显示器上。

『祝白鸟号之后的航行平安』

『也祝斯库拉之奇美拉号和萨拉斯瓦蒂32号未来幸运常在』

 海盗缪拉嘴角动了一下算是笑了。

『那么,既然来到了互相都不用在意阻碍的空域了,开始工作吧。虽然可以直接击溃你们,但我们还是走一下流程吧。现在要求奥黛塔二世和辩天丸投降』

不是应答器或飞行计划中伪装的船名,缪拉一下子直接地叫出两艘海盗船的真名。

『事到如今也不用说明你们所处的情况了吧。给你们一分钟。没有回答的话,我们就动用武力了』

 在缪拉说完的同时通信显示器出现了倒计时。模拟时钟和数码的数字同时在动,开始从六十秒倒数。

「是事先预见到的结果呢」

 奥黛塔二世的船长席上,梨理香看着显示器上大大显示着的银发海盗的脸。

「明明在这里调头逃进明夜的管制空域至少能回避当前的战斗的,真是一下子就表明了意图的宣战布告啊」

「事先预见到了是指什么呢?」

 面对观察员席上的格里埃尔的问题,梨理香回答道。

「船名暴露是在预定之内的,但我们被认为是面对一下子掀开底牌、下达最终通牒也不会逃跑的对手了。没想到会如此直接,那个叫缪拉的海盗,不知道是急性子到让人想不到是有耐心的长命种呢,还是在着急着什么呢」

「长命种也不一定都是有耐心的」

 格里埃尔说道。

「我认为这是性格的问题。虽然偶尔有听说长命种即使经过长年累月也不会改变性格的说法」

「是的,说来也有资料说海盗缪拉是不择手段的同时判断迅速来着」

 梨理香看着通信显示器上的倒计时显示。

「斯库拉在干什么?」

「以展开了天线的状态慢慢地回旋着。后部不但是第三炮塔,第一、第二炮塔也全部瞄准着我们」

「在这么近的距离对帆船对手用战舰的主炮,还真是有气度啊」

 作为只有微弱推力的帆装宇宙船而轻量化的奥黛塔二世,并没有能称为装甲的装甲。要想破坏的话即使没有战舰级的主炮,用运输舰自卫用的小口径炮就够了。

 舰桥上传来吵闹的噪声。几乎所有的显示器瞬间出现了噪声。

「斯库拉之奇美拉号开始高频率雷达照射」

 并非是航行用的低功率雷达,而是为了特定目标的现在位置而使用的强力雷达无情地照射着奥黛塔二世。麻里伊继续说道。

「不单是奥黛塔二世,雷达也向辩天丸照过来了??雌鹄词呛蟛康牡谌谒宰虐瞒焖?,前部的第一、第二炮塔对着辩天丸的样子」

「怎么办呢?」

 格里埃尔瞄着还在持续减少的倒计时数字问道。

「是假装接受劝降然后搞事吗?还是在之前就搞呢?」

「请不要用搞这种粗俗的说法」

 无视了自己之前的措辞,梨理香说道。

「好的」

 双手用力拍了一下,肯重新握上舵轮。

「那么就华丽地打过去吧」

「去吧。辩天丸,出击!」

 主发动机喷出高速的等离子火焰,辩天丸急加速地从扰乱幕下飞出来??雌鹄词侵毕叩形⒚畋浠乃婊斓?、加速着的辩天丸让后续的海盗船的轨道一起乱了起来。

 茉莉香确认了斯库拉的现在位置。对看起来好像要逃跑的辩天丸不屑一顾,斯库拉之奇美拉号全身大大展开着天线继续接近扰乱幕。

「不愧是老大,在这种时候还没有忘记目的呢」

 船长席上的茉莉香浮现出笑容。

「那么,虽然有点麻烦,拜托了」

 太阳帆闪闪发着光的奥黛塔二世从扰乱幕之后飞了出来。惯性控制系统将自重减到最低,通常推进的等离子火焰喷射着,用最高加速前往标量线路。在奥黛塔二世的标志回到显示器上的同时,受到电子攻击的斯库拉之奇美拉号的标志混乱了。

 斯库拉看起来没有立即作出反应。

「呵」

 战斗指挥席上的火古座发出了感叹的声音。

「比起追踪优先寻找射击的机会,不愧是懂战舰用法的人啊」

「在这种距离上不会射偏吗?」

 茉莉香带着担心的表情看着斯库拉的最新情报。明明在扰乱幕展开前,前部二台和后部一台的炮塔是各自对着不同的目标的,现在斯库拉之奇美拉号为了稳定倾斜舰体将三台主炮塔全部对着奥黛塔二世。

「就战舰的炮战距离来说是极近的距离了」

 火古座点点头。

「反而是不容易射偏的距离了。接下来就看斯库拉的乘员是不是在射击前还有观察四周的空闲了」

 像是在嘲笑奥黛塔二世全功率进行的电子干扰似的,斯库拉用细而集中的射击控制雷达射向帆装宇宙船来确定现在位置。接着能量光束就来了。

 奥黛塔二世突然停止了通常推进。停止加速的宇宙船还是会用之前的速度前进,对瞄准方来说反而更容易瞄准了。斯库拉之奇美拉号似乎是被进入惯性航行的目标骗了,再一次将射击管制雷达照射了过去,但是没有进行舰炮射击。

「好像是发现了啊」

 克里埃悠闲地说道。

「太好了。如果没有注意到奥黛塔二世那边好像有什么的话,好不容易做的准备就全部变成无用功了啊」

 宇宙战舰的射程距离非常长。即使是行星间的距离也能作为炮战距离。但现实的问题是距离太长就很难探测到敌人,只有光束才能到达的能量射线需要预测敌人的移动才能进行炮击。

 虽然在真空的宇宙空间可以无限制地发射大口径光束,但破坏力并不是一直能够保存的。不管光束如何地集束发射,在经过了一定的距离和时间之后都会扩散,单位面积上的杀伤力会减低。但是在内行星间的距离也能保持破坏力的光束、没有经过外行星间的距离是不会衰减的。

 瞄准了转入惯性航行的奥黛塔二世的斯库拉之奇美拉号,发现了在轴线的尽头有着前往标量线路的集装箱船。无加速的奥黛塔二世、离得很远向着航线带缓慢加速的集装箱船、以及进入射击状态的斯库拉之奇美拉号正确地排列在同一直线上。

 如果全部的炮击都能正确地命中目标就不用担心流弹了。用战舰级的主炮射击没有像样装甲的奥黛塔二世的情况下,即使光束命中了随之贯通继续前行的可能性也很大。

 不管不顾就射击的情况下,斯库拉之奇美拉号的炮击会波及第三方的集装箱船。

 斯库拉之奇美拉号为了变更射击位置开始再次加速。进入惯性航行的奥黛塔二世也再次打开了两舷的货物舱门。

 等待着的陆战队扔出再次填充了扰乱幕的金属桶状货柜,关上了货物舱门。

 在前往下一个射击位置中的斯库拉之奇美拉号眼前第二回的扰乱幕爆发了。在斯库拉高功率射击雷达上连细节都能看清的奥黛塔二世的舰影,被噪声包围着像剪影一样膨胀起来。虽然爆发的扰乱幕大概只有上一次的一半左右,但与没有进行积极追击的斯库拉之奇美拉号拉开了差不多最短等级的炮战距离。

「如何?」

 茉莉香对正在应付又从管制空域出现的四艘海盗船的克里埃问道。

「能行吗?」

「现在正对着锁定的八艘舰船全部进行电子干扰中」

 克里埃双手忙活着回答道。

「无法进行通信、雷达射击在那样华丽的机动下无法期待命中也是显而易见的。之后关键就是这里了」

 克里埃啪地一下将双手放在控制面板上输入指令。

「那八艘海盗船当然也包括斯库拉,都应该知道施加电子干扰的是我们辩天丸了」

「那么就试着用表面装甲承受一下灼热的雷达吧」

 茉莉香在船长席上坐直了身子。

「在那之后我们的主炮也要尽可能华丽地射出。让大家血冲上头地追着辩天丸来」

「扩散着进行二齐射」

 火古座给第一炮塔和第二炮塔下达了不同的目标。

「如果对手在六艘以下一次齐射就能搞定了,八艘就有点困难了啊???,麻烦转航」

「好嘞」

 确认了火古座传来的船体姿态和船头应该朝向的方向后,肯旋转起大大的舵轮来。

「我们也是在斯库拉的射程范围内的。要注意别让对方一时兴起将目标变更为我们哦」

 与斯库拉相比好像没有任何防备的船体旋转着。保持着前进方向,将船头转向从后方分为两组接近的海盗船团。

 根据重新输入的射击数据,像举起的镰刀头似的两台三联装主炮发射了大光量的光束。破坏力还在其次,主要目的是威吓及障眼而没有仔细瞄准就打出的六条光束,向没有组成舰队就突击的四艘船射去。接下来是变成全部炮塔瞄准目标的第二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