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

琳和往常一样前往白凰女学校上学。第二节课下课后,她的便携情报终端传来信息,把她叫到了风帆部部室。。

而在那等着她的,是穿着商务套装,看上去像是一个新上任老师的杰妮。

「教务主任给我开了入校许可?!?

杰妮说着掏出和教职员卡颜色相同的ID卡片,亮给琳看。

「果然有宇宙大学的背景就是不一样,真好商量啊。明明还在这里上学的时候,每次和教务处主任交涉都那么艰难,现在轻易就搞定了,简直跟做梦一样?!?/p>

「那是。毕竟直接从我们学??既胗钪娲笱У难丫改昝怀鲆桓隽???銮一故蔷杩钪诙嗟男?amp;德里特尔星际运输公司的大小姐,品行端正、成绩优秀直至毕业的你啊,杰妮?!?/p>

「手上有的资源就要尽量利用嘛?!?

「你想要的是这个吗?」

琳取出了历代风帆部长代代相传的巨大旧钥匙串。

「对。地底下的舰队司令部之后再说,先从手头能获得的资料开始调查吧?!?

杰妮伸手想取过钥匙串,但琳却不打算给她。

「你还要上课吧?不用陪我啦?!?

「不,作为风帆部的部长,部里的书库打开时必须在场啊?!?

琳摇了摇手上的钥匙串,发出清脆的响声。

「给宇宙大学的学生作陪,就算上课迟到了老师也不会有怨言的?!?

?

「说是调查记录,但眼前这个量,简直跟发掘遗迹差不了多少?!?

杰妮兴冲冲地来回巡视久违了的书库。

「打算怎么办?」

一排排放满了书的书架高耸着,直逼天花板。打开许久未打开过的照明灯,望着眼前山一样的古旧记录,琳的目光回到了杰妮身上。

「一本一本全读完的话,要读到地老天荒的哦?!?

「别慌。我借了新兵器救场,就等着这时候用呢?!?

杰妮打开自己从部室一直拉到书库来的小型容器。

「什么东西?」

从容器中拿出一个有四条短腿、末端还装着球形轮胎的细长自动推车。

「自动扫描仪。虽然前期仪器设定和后期数据校正很麻烦,但用这个就能把这些书架上的文字记录和图片全部转换成电子版?!?/p>

说着杰妮打开主控开关,自动扫描仪本体上部打开,从内部向四个方向伸出结晶质的粗天线。上方的控制面板啪地亮起来,仪器开始自动检查。

「扫描仪?」

琳看着眼前像是拿手头物品临时拼凑起来的难看的圆筒状推车,又看看笨拙地设定着这件陌生器具的杰妮。

「你要把书库的资料全部扫描进去?」

「那怎么可能?!?

设置好指向四方的结晶质粗天线,杰妮飞快地在上方的控制面板上操作起来。

「这家伙无法扫描电子记录和微型胶卷。不过装订好的文件内容和打印内容应该是能够读取的?!?

杰妮望了一眼书库中无边无际的书架,然后开始了细致的仪器设定。

「全部?」

琳也望了望那些一直延伸到天花板的高耸书架,它们甚至还配备了滑动梯子。

「全部?!?

杰妮若无其事地回答,也没抬头看一眼吓了一跳的琳,继续手头的作业。

「没事的。这是从调查部借出来的自动调查用的机器人,据说最初是为了收集古代遗迹图书馆里的数据而开发的?!?/p>

「诶?」

「虽然随发展过程略有差异,但发明了文字的文明最初都是将文字刻在石头上,接着是木头啊树叶啊树皮上,然后是布料上。而没有发明文字的文明则利用多种多样的方法进行记录,比如利用结绳记录,利用纺织品的纹路记述,将棍棒表面削成不同形状等等,花样千奇百怪。正因如此,未能破译的古代文字数不胜数?!?/p>

杰妮切换着显示屏的内容,设定好语言,然后接着进行扫描设定。而琳望着杰妮的设定,发现它和雷达的使用步骤很像。

「一旦发现千百年未开启的书库或记录库,最棘手的问题就是读取腐烂了的记录。也是啊,虽然这里的文献距今只有100年左右,大可以放心大胆地拿在手上读。但再过个三百年,也许墨水就会模糊,或者纸张开始崩坏,一千年以后则可能连书的样子都荡然无存了?!?/p>

「一千年啊……」

琳嘴里喃喃着这过于遥远的年月,再次环顾书库。

「那时候我们的学?;够嵩诼??」

「海明星都不在了也不奇怪哦?!?

杰妮若无其事地回答。

「虽然谁都不知道这些文件能保持这样供人阅读多久,但过了五百年一千年的,它们还保持原样的可能性是很低的。正因如此,才要趁早备份,分散保存??銮也宦凼嵌园谆伺г豪此祷故嵌院C餍钦此?,自己的历史文献能备份到宇宙大学作为研究材料也不是件坏事?!?/p>

「这玩意原来是宇宙大学的调查用具吗!」

琳的目光再次望向那像自动推车一样的扫描仪。

「没错。是宇宙大学开发的机器人哦。有些书卷和物品可能一碰就会散架,光是保持原本形状也许就该算是奇迹了。但就算无法用手触摸,也还是想将其内容扫描出来?;谡庵智惺档男枨?,这种机器人就被开发了出来。然后在开发过程中,人们意识到只要设定正确,排列在书架上的书或是装在盒子里的文件就能原封不动地扫描出来?!?/p>

「啊——」

琳发出了奇妙的感叹声。杰妮抬起头,望向琳。

「怎么了?你为什么一脸嫌弃???」

「也就是说,那几根天线就是强力的雷达,只要全面扫描一遍书库,就能将读取的情报再构,形成电子版的文书,是这么一个系统吧?」

「不愧是琳?!?

杰妮笑着点点头。

「正是如此。因为扫描文献而从天线里发射出的雷达射线对身体有害,所以它工作的时候我们不能进入书库?!?

杰妮设定完之后,轻触控制面板确定内容。

「光凭刚刚那点说明,真亏你能懂啊?!?

「哎呀,毕竟有人在我眼前用过类似的系统嘛?!?

「在你眼前??? 」

杰妮叫了起来。

「你没事吧?亏你没事啊,没什么后遗症吧?」

「你眼睛要冒出火来了?!?

琳勾起了嘴角。

「开始扫描之前倒是在地下设置了反射镜之类的,然后从空中向地下图书室发射了大功率的雷达射线。没事的,我被带到医院做了彻底检查,没有异常?!?/p>

「真的没事?」

杰妮一脸担心地来回望着琳的脸。琳一边笑一边挥挥手。

「不用担心啦,连基因都检查过了?!?

「那就好?!?

杰妮重新将目光移回扫描仪。

「嗯,这样应该就可以了?!?

确认了设定,杰妮轻触控制面板,扫描仪自动开始全自动检查,确认全部设定没有异常。

杰妮设定好时间,让它在一分钟后开始扫描,然后离开了自动扫描仪。

「好了,准备完毕。过一个小时左右,这书库里的文献应该就能全部扫描出来了?!?

确认好预计剩余时间,杰妮拉起琳的手。

「午休已经结束了吧?虽然现在还在上课应该没问题,但保险起见还是给书库上锁吧,以免有人在扫描期间闯进去?!?/p>

「好嘞?!?

琳用一把古旧的大钥匙锁上了书库门。

「我有件事想问你?!?

琳抬头望着书库那巨大的门。

「什么事?」

「把那些可能有几个图书馆那么多的数据全部扫描完毕加入内存之后,那家伙要怎么进行分析评价?」

「不分析啊?!?

「哎?」

琳重新望向杰妮的脸,而杰妮却像理所当然似的答道。

「扫描仪能做的只不过是将资料扫描归总到一处而已。虽然能够建成数据库以便检索信息,基本上的语言也能够进行翻译,但那家伙能做的也不过是将书架上的书复制一下制成目录这种图书管理员的工作。当然内存倒是无限的,那样一个机器应该也能塞进好几个图书馆的数据量?!?/p>

「啊,这样……」

琳似乎觉得无趣,再度抬头望着书库那巨大的门扉。

「怎么了?」

正要迈开步子的杰妮转向琳。琳一边迈出脚步,一边用手指向背后的书库。

「那可是宇宙大学的东西吧?难道就没有那种,给它喂数据就能自动进行分析的机器人?」

「如果有那么方便的机器人,那教授和学生全都不用干活了,研究丢给机器人,自己跑去撒欢就好了啊?!?

杰妮一边笑,一边与琳并肩走着。

「听说那样的机器人有是有,就是不给用?!?

「为什么?既然有那种能自动分析的机器人,那只要等着看结果就行了,多省事啊?!?

「大家都是这么想的啊。实际上也有很多机构那样期待着,进行着电子脑的研究,相关开发工程好像也早就开始了?!?/p>

杰妮煞有介事地点点头。

「毕竟是银河最高学府,从很久以前就在进行人工智能的开发研究了。按类型来分的话,有非常实用的电子脑,当然也有完全没法用的领域?!?/p>

琳歪着头疑惑,而杰妮接着说。

「而为何没法使用,这在新生入学指南里有殷切详细的说明。你想听吗?」

「务必赐教?!?

杰妮稍作思考,开始了说明。

「你看,如果是像物理和数学那样,只有一个正确答案的问题很好办。这类问题,你知道对方期待什么答案,要怎么使用,因此轻易就能知晓眼前的答案是正确的,也能够进行验算。但是呢,像文学啊历史啊之类人文科学领域的文化研究,是没有唯一正确答案的吧?人们根本不知道要得出自己问题的答案究竟需要哪些数据?!?/p>

而琳则给出了最简单的回答。

「用电脑的话,将自己手上有的数据全部输入进去不就得了吗?」

杰妮立刻答道。

「那么做的话会得出比输入的数据更巨大的研究结果的?!?

「???」

「打个比方,比如要分析海明星的历史,然后将这所学校目前所持有的全部历史文献录入。电子化的文字记录要录入应该挺简单的。视频音频可能比较麻烦,不过只要让机器识别出影像模式,虽然就算以极快的速度进行复制也还要花上点时间,但最终应该也能读取出来?!?/p>

「这个嘛,虽然计算机的计算速度在这100年间差不多发展到头了,但软件方面还是一直在进步的,不管是影像识别还是模式分析,只要设定好参数,结果还是挺不错的?!?/p>

「是的。实际上,公文馆里的数据库就能做到这些,因此得以将大量的历史记录添加到数据库中。那么问题来了,如果命令机器在那些历史当中找出至今未有记录的倾向啊模式啊的话,你觉得结果会怎样?」

「应该会发现许多历史学者们一直没能察觉到的东西吧?」

「如果目的是探索目前尚未发现的倾向或模式,那就需要将至今为止的记录以及许许多多研究成果全部输入进去吧?」

「只要从分析结果中剔除至今已被历史研究发现和提倡的成果就行了。只要连上网络,有关历史专业的服务器要多少有多少,只要将分析结果与那些服务器里的数据比对就可以了,不难啊?!?/p>

「要这么做的话,计算机就必须先做其他许多大大小小的分析,比如不同作者措词的细微差别、数值的一致性、近似值、记录者的癖好、图表线条的角度……全都要分析个遍吧?因为电脑无法判断哪些数据吻合是重要的哪些不重要,哪些是未发现的新事实而哪些只是巧合。这样一来,机器所得出的成果报告就会比输入的数据还多,大致上可能要多出一个数量级来?!?/p>

「啊啊……」

琳一脸腻烦地点了点头。

「是有这事。如果不指定参数而让电脑进行分析,它能跑到天荒地老。大家都有经历过吧?」

「有吗?」

「可是这样的话……」

琳稍作思考,开口道。

「只要先给电脑设置参数,再让它分析录入的数据就行了吧?」

「确实,这是合理的想法??墒且废喙氐氖堇锩恳桓鍪录柚帽匾牟问?,那数字分派的工程也挺巨大的吧?」

「那项工作原本就应该叫电脑做啊。只要输入最初能够想到的参数,再告诉电脑数值设定的模式,那不管记录量有多大,电脑都能自动完成?!?/p>

「如果是战斗情报,由于记录大多数被标准化了,你那个想法很实用。事实上现在军队里也是用这种方法评价战斗情报的。但是历史记录不可能全部都记录得那么标准吧?就算是战斗记录,其中那些个人意见该如何分析,这些能够切实地数值化吗?」

「啊……」

琳终于理解了杰妮想说的东西。杰妮看看琳的脸,接着说。

「如果能够将入手情报的内容全都数值化,那确实能够得出一定的成果。这些成果一般根本不需要电脑去分析,要么已经有人考虑到过,要么就是前后矛盾或者不明所以?!?/p>

「也就是说要让电脑分析,为其准备数据很困难,而且在这巨大工程量的基础上,所寻求的答案还不一定能被分析出来。是这个意思吧?」

「如果你有目标的话,最开始就依据那个目标来搜索记录就可以了。历史情报的参数设置和数值设定之类的,如果你不是这方面的行家,设定的数字就不可靠。然而既然你都是行家了,何必硬要让电脑去思考?还不如自己去研究来的效率高,还能长见识。是吧?」

「这是让学生好好学习的借口吧?」

「也有可能。但至少很有说服力吧?」

杰妮似乎故意叹了口气。

「所以,能收集的情报电脑会帮你收集齐,还会自动编制目录。这之后的数据分析就不得不自己动手了?!?

「就算通过填鸭学习把知识一股脑儿灌进去,如果不好好理解好好使用就纯粹是浪费脑细胞。是吧?」

琳想起了以前反复进行动物试验却终究没能投入实用的那个学习方法。填鸭学习能够机械性地将知识写入空余的大脑记忆领域。它曾作为一种能在短时间内不劳而获大量知识的梦幻学习方法而备受期待。然而将新知识映入大脑尚未使用的记忆领域后,大脑访问这些知识所需要的突触却没能形成。没有这些突触,大脑就无法回想起这些记忆。若使用药物强制连接突触,使大脑能够想起这些记忆之后,人们却不得不像“康复训练”那样开始反复学习那些知识,不然就无法使用。将外语词典灌入大脑后,如果不重新进行复习便仍然不会说外语,而由于填鸭学习强行使用了大脑的记忆领域,甚至导致了认知障碍和大脑损伤等后遗症。因此,填鸭学习并未成为一种有效的学习方法。

「差不多就是那样吧。不过宇宙大学里虽然有那种具有惊人记忆力、计算力的人,还有直觉灵得不像话的人,但只有“录入”,不管是快是慢,大家都是自己动手的?!?/p>

琳一脸苦相。

「录入的意思是……」

「读数据,看数据,听数据。接受了速读训练,真是帮大忙了?!?

「学习啊——」

琳叫了起来。

「好不容易毕业了,又要跑到另一所学校去学习啊——」

「回报也很大啊,所以别抱怨了。能不工作只顾学习的时间也就只剩现在了?!?

「不工作……」

琳偷偷看了一眼身旁的杰妮。

「我说了吧?如果是战斗情报,电脑的分析还是能帮上点忙的?!?

琳目不转睛地盯着已走到自己前面的杰妮的背影,然后追了上去。杰妮继续说。

「猎户臂统一战争对一年级生来说还是太庞杂了。虽然殖民星球的独立战争很常见,但独立战争和帝国的统一战争同时进行的例子却非常罕见。虽说独立战争发生在当时银河帝国领土的国界线附近,但它和宗主星与殖民星联盟都没什么接触,突然就跳出来以压倒性的战力优势和国家背景强硬兼并了战争双方。拜其所赐,作为一场统一战争,却不管是帝国舰队还是参加独立战争的对战双方在这场吞并中都没什么损失,结束得异常和平,因此大家都觉得这是场达成双赢的成功统一。然而双方的情报交流,谁以怎样的想法进行了如何的诱导,实际操作又是怎样的,这些事情不可能全都清楚明白吧?」

「你想仅凭战斗情报写历史论文吗?」

杰妮似乎很开心地点了点头。

「战斗情报的话,分析手段已经确立了,光凭电脑的分析也能得到很有用的结果。如果想在已知范围内得出切实的结果,我想大概集中分析宗主星和殖民星联盟的对舰战斗是上上策?!?/p>

「独立战争时期的战斗,应该已经被人彻底研究透了吧?」

「绝大多数正规军队之间的宇宙战斗,对战双方的舰船配置、索敌情况,在什么阶段下达了什么指令,对方又是如何应对的,诸如此类的信息通过对每只战舰的调查而全部研究清楚了。但是殖民星在独立战争时期动员起来的海盗船却没有?!?/p>

「哎——?」

琳似乎有些不服气,叫了起来。

「奥黛塔二世还是白鸟号的时候的战斗记录,保存得还挺全的哦?」

「我知道啊。毕竟我也一直在和它打交道?!?

杰妮打开了风帆部部室的门。由于大家都在上课,部室里空无一人。

「海盗船不是正规军的军用宇宙船。私掠船许可证发行时期应该有将它们当成正规军舰、遵从交战条约之类的规定接受过培训,其中应该也包括与正规军同样的战斗情报记录方法。然而让没接受过专门教育的海盗们像正规军的专业船员那样记录战斗情报是不可能的。同时海盗的袭击对象一般不是正规军的军舰,而多是民间运输船或者军队委托的补给船,所以遇袭一方的战斗记录也和军舰不一样。其中如果包含战争中的黑匣子数据算是万幸了,搞不好可能就只列出时间、地点、人物、战果这几个信息,理由都不带写的?!?/p>

「过分!」

进入部室的琳走到桌边,坐在了杰妮对面。

「没办法啊。我们自己也是啊,在奥黛塔二世上打了电子战,而事后也没做战斗记录啊?!?

「写航海日志是船长的工作吧?」

一想起这个,琳咂了咂嘴。

「那时候的船长是肯老师。他偷懒了啊?!?

「一艘女校的练习帆船在航海练习中打电子战,而且还赢了,这种事情怎么可能留下记录???不管有什么苦衷,表面上宣称那时候肯船长是在睡觉。出了边境后的战斗记录有吗?」

「嗯,那个的话,梨理香船长每次都一边咕哝一边记录。因为有叫我帮忙,所以我记得?!?

琳点点头。

「本来只是当个诱饵,想着能轻松一点,结果却不得不当了海盗船团的旗舰。她让我帮忙的虽然是战斗记录,但只是与电子战相关的部分。不懂的地方如果要问的话倒是有很多人可以问,但那时候情况可惨烈呢?!?/p>

「那个记录是公开的吗?」

「怎么可能。女校的练习帆船噼里啪啦地上了实战,这种记录能随它放在大家都能看到的地方吗?」

「是吧?海盗船的战斗记录,还有遇袭民船的记录也是一样,很多都是做手脚的,表面上看可能和事实都对得上,但大多都是经过事后调整以对上事实关系,而对不上的地方要么蒙混过去要么压住舆论要么封锁访问权?!?/p>

杰妮从餐具架上取出了饮料。

「可信度比较高的是宗主星方面与海盗周旋的正规舰队的记录。然而那边的节奏也被银河帝国打乱了。在帝国吞并这种非常事态下,他们很难说有余力进行充分分析。也就是说,独立战争当时的海盗记录有着能让一个外行学生抓住把柄的余地。有关海明星的部分,我还有机会接触到和海盗相关的原始情报,而且还是直接接触?!?/p>

「原来如此?!?

琳打开了杰妮递给她的饮料。

「好不容易去了宇宙大学,却冒着被家族强行带走、软禁的危险回到天仓五星系,原来是想在学业上来一记扣杀啊?!?/p>

「是的。所以书库里的资料扫描完以后,我还想把舰队司令部的记录库也扫描一遍,把能到手的资料都带走。司令部地图、设计图之类的有吧?」

「有啊?!?

琳轻触部室的桌子,调出情报终端,将整个桌面都变成屏幕,在其中搜索司令部立体地图,它是在新奥浜宇宙机场职员食堂里、那装着一只假手的烤肉大叔提供的情报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

「唔,我记得辩天丸的船员们也一起帮忙制作的司令部数据应该在这边……有了?!?

桌面上方映出了立体影像。杰妮来回审视着这异常细致的影像。

「这些就是全部了?」

「大概。不过像被分散配置的动力部门啊紧急避难通道啊之类的都省略了?!?

「嗯?!?

比起平时那些宇宙船和建筑物的示意图,这张图的勾线很细,立体图形重合部分也很多。从一层左右的规模出发,杰妮推测了比例尺倍率。

「很大啊?!?

「很大哦?!?

琳在那立体图面上又盖上了白凰女学院的地面建筑物的示意图。

「宇宙中也是,虽说是一颗殖民星,但怎么说也是统帅一个星系参加星际战争的总司令部,这个规?;故潜匾??!?/p>

「也是……」

杰妮注视着舰队司令部的立体构造。

「用尽殖民星所持有的全部力量,全力作战了呢?!?

「是啊。司令部牢牢掌握着直径数十光年的宇宙空间中谁在哪里干什么,为了取得胜利而下达指令。不过前线那些接受不讲理的命令的宇宙船倒是苦不堪言?!?/p>

「尽管如此,大家还是一心想着非胜不可,痛下决心将指挥系统和情报系统建设得比宗主星更加单纯化、效率化,使战斗最前线也能共有与司令部同等级的情报,同时并行自下而上、自上而下两套情报传递机制,终于自己能够应对战力高于自己10倍的对手?!?/p>

杰妮嘴里说着海明星教育系统的必修历史,而琳接了她的话头继续说。

「连最前线上那些最低级的宇宙船都能够掌握自己周围的状况,虽不是完美,但至少能够纵观全局做出有效判断,靠那样的积累总算能有所作为?!凳钦饷此?,但稍微调查一下就知道当时没发达到那种程度啦?!?/p>

「就算现场的判断力能改善一两成,那也不可能抵挡住10倍以上于自己的战力。如果当时银河帝国没有介入独立战争,那殖民星联盟肯定要么彻底战败,要么在那之前投降,只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现在对自己的星球和它的历史已经没什么幻想了。我觉得只要把它当兴趣,或者当做前车之鉴以师后事就行了?!?/p>

琳停下了原本敲着面板的手。

「要看看吗?」

「看什么?」

「反正要扫描舰队司令部资料室里的全部资料要花很长时间吧?闲着也是闲着,不如看看奥黛塔二世还是白鸟号时期的战斗记录?」

「我全看过了?!?

杰妮有些奇妙地望向琳。

「当然细节不可能全记住,但大型战斗的内容基本都记住了?!?

「那新历129年6月的白鸟号呢?」

杰妮皱起了眉头。

「日期真具体啊。呃,停战半年前?」

海明星最初用的历法与宗主星一样,但独立战争开始后,最古老的殖民星下派调查团的那天被定为“元年”,从此开始以新历纪年。被银河帝国吞并之后,海明星开始使用全银河共通的标准历,而新历则只在本地特产日历上占据一小个角落。本在殖民星联盟全域使用的新历,目前就连政府公文上都难觅踪影了。

杰妮稍作思考,随后抬起了头。

「那时候宗主星侦查舰队长距离奔袭海明星,白鸟号应该是在和支援舰队的补给船团进行通商战吧?」

「没错。明明是一艘太阳帆船,离天仓五星系越远,作为推力的太阳光越弱,可还是为了切断宗主星侦查舰队的补给线而在外行星系苦战??凑飧??!?/p>

琳张开的手一挥,舰队司令部的立体影像消失,然后在立体显示屏上浮现了两个文件夹。光看外表就能看出是旧数据。杰妮看了看文件夹的名字,然后望向琳的脸。

「是白鸟号的战斗记录?!?

「没错?!?

琳点头。

「你看看日期?!?

「新历129年6月22日到28日?一周的记录?!?

接着,杰妮确认了第二个文件夹的名字。

「这边也是129年6月,第四周的战斗记录啊。哪一个是复制版?」

「严格来说,两个都是复制版?!?

琳注视着杰妮说道。

「原版在奥黛塔二世中,这两个文件都是原版的复制版。不过内容却是不同的?!?

杰妮看着琳的脸,然后将目光回到立体影像上映照出的文件夹。

「什么意思?」

「这个嘛,这一百多年前的战斗记录,我只是粗略浏览过,也没有去查证它与官方记载能对上多少。这边的是关于白鸟号在外行星系南侧,虹云星最外侧的北涯星轨道上一边探查宗主星侦查舰队的动向,一边顺便袭击补给船团的战斗航海记录?!?/p>

「那边的不是?」

杰妮顺着琳的目光看向了那个文件夹。

「不,这个也是战斗记录。但是这里面记录的白鸟号的行动记录却完全不同。照这边文件的说法看,白鸟号当时正在内行星系的北侧,与企图侵入海明星绝对防空圈的伪装巡洋舰对峙?!?/p>

「诶——」

杰妮似乎很高兴,展现了笑容。

「不愧是我们的祖先们。虽说是在独立战争当中,却能够与运输船和巡洋舰两厢正面作战,厉害?!?

「这边文件夹里的战斗记录并没有留在官方记录里?!?

琳依旧望着浮在桌面上的文件夹,说道。

「不过我只搜索了星系军的数据库和公文馆的网站,再调查调查其他资源可能会找到新情报也不一定。然而在这些地方,就连白鸟号在虹云星附近、与伪装成中立的运输船企图入侵的宗主星巡洋舰进行的追逐战相关记录都没查到?!?/p>

「哎?」

杰妮不由地感到疑惑。发现官方记录未曾收录的战斗记录并不稀奇。

「你搜索过宗主星的记录了吗?」

??!琳露出了心虚的表情。

「还没查。但是对方连应答机都做了伪装,凭船籍号码和船名也不一定搜索得到?!?

「交战一方的战斗记录保存下来了的话,只要对照这边的记录生成敌方行动,然后查询是否有符合条件的船就可以了。都过了100年了,机密也应该已经解密了?!?/p>

「那样调查一番下来,多多少少应该能知道点什么吧?!?

琳望向文件夹。

「和宗主星伪装巡洋舰对峙的那个记录,大概在这100年之间谁都没查看过?!?

「哎?为什么?」

「你也知道吧?奥黛塔二世的记忆库在背地里有加密或上锁的文件之类的数据?!?

「毕竟是艘旧船。我觉得有各种各样的痕迹很正常?!?

「之前奥黛塔二世连接上超光速推进器的时候,我发现连接期间文件锁会打开。所以这次为了给奥黛塔二世办理船别变更手续,连接上超光速推进器的时候,我把开锁的文件全复制下来了,这才发现它们是和目前已有的战斗记录日期相同的另一份战斗记录?!?/p>

「日期相同的隐藏文件夹?」

杰妮一脸神妙地重新望向文件夹。

「那些记录真实吗?」

「老实说,我不知道?!?

琳摇头。

「一般来说,如果发现了两份日期重合的战斗记录,那其中一份应该是假的。如果是想把假记录伪装成真的给人看,那根本就没必要特意让日期重合。只要把捏造的事件填入未曾进行战斗的空白时间带,轻易就能伪装得天衣无缝?!?/p>

「而如果那些记录确实是假的,那也根本没必要特意上锁,偷偷保存起来啊?!?

杰妮向立体显示的文件夹伸出了手。

「能看吗?」

「看吧。锁和陷阱我都已经解除了,应该不会有什么奇怪的机关才对?!?

触碰了文件夹的杰妮,双手在控制面板上操作,开启了战斗记录。按日期区分排列的一周之中的战斗记录显示了出来。

「这是船上的记录仪自动生成的战斗记录吧?」

「是的?!?

琳点头。

标准法规定,宇宙船有义务设置飞行记录仪自动记录航行数据。最简单的飞行记录仪会以一定时间为单位记录当前位置、速度和方位,而高级品还会同时记录通过雷达和传感器获取的周边空间的状况。

彩票平台 www.4j8d.com.cn 而战斗记录却不是标准法所规定的义务。由于不同的军队对战斗记录有不同的基准,就算有宇宙战斗,它也不可能以统一基准被记录下来。通常来说,战斗记录会比飞行记录仪更为详细地记录包含战斗动机的宇宙船航行轨迹,比雷达和传感器的探测结果更为细致的周边空域状况,从发动机、舰载兵器开始阐明人员配置和船内情况,还会包括预测的或是确认到的敌舰动作。

获取了私掠船许可证的海盗船在作战行动中也被要求保持和军舰一样的战斗记录。独立战争时期,连半新的战斗宇宙船甚至无武装的民用船都动员起来了。虽然那个时期的宇宙海盗很少和正规军一样正正经经制作战斗记录并提交,但白鸟号却是其中之一。

「在外行星系进入通商战的是官方记录,而在内行星系与伪装巡洋舰对峙的是被锁的记录,是吧?」

「是的?!?

琳点头。杰妮开始在控制面板上操作起来。

「白鸟号时代的航行记录,部室里也有吧?」

「代代都有备份。放的地方也没变?!?

杰妮轻松打开了保存着奥黛塔二世那横跨200年的航行记录的数据库,它备份了有关奥黛塔二世所有的记录,从设计图到船体构造,再到整修记录、航行记录等等,应有尽有。

「你要分析它们的话,我也来帮忙?!?

「不用了?!?

杰妮一边回答,双手一边飞快地在控制面板上游走,她操作的速度比还在白凰女学院读书时更快了一些。

「要看战斗记录在这里就可以看,该怎么操作怎么解读我也都知道。你有时间的话,午休时间再过来吧,那时候书库的扫描应该也已经完成了,我们就可以打开书库,接着去舰队司令部收集资料了?!?/p>

「好吧,那你自便?!?

琳站了起来,准备回去上课。

?

「发发发、发生什么事了??? 」

放学后,茉莉香一打开部室的门,立刻叫了起来。

「受前任部长的委托,正在进行多任务处理?!?

琳回答道,整个人深陷在溢满整个部室的立体影像中,一只手操作桌面上的控制面板,另一只手则在自己心爱的个人电脑——小HAL上游走。

「多任务处理……」

任由部室大门开着,茉莉香再度环顾被图标、照片等或立体或平面的数据显示侵占殆尽的部室。按理说,光用部室正中间的立体显示屏应该没办法侵占整个部室空间的。

不仅是主桌面上得立体显示屏,墙壁上情报系统的显示也设置到了最大,这还不算,还不知从哪里搬了个大型显示器来临时放在地板上,上面要么播放幻灯片,要么播放着动画。

茉莉香再次环顾淹没了部室的立体显示。

「那个,是在调查战斗记录吗?」

「哟,不愧是现役海盗船船长?!?

琳一边整理着切换出来的立体图标上的数值,一边回答。

「能一眼看穿这是战斗记录的,目前为止还只有你一个?!?

「请问到底在做什么?」

茉莉香再次看着层层叠叠的立体显示,从中看到了标着100年前的日期的白鸟号字样。

「这是奥黛塔二世的隐藏文件?」

「对。杰妮对这个有兴趣,我就帮帮忙?!?

「居然在分析战斗记录?!?

参加战斗的宇宙船,其记录是由记录仪自动生成的,因此量级巨大。绝大部分场合下,需要进行分析的只有其中的一部分。然而仅是将有用的部分筛选出来重新制成用以分析的数据都要花费大量时间。

就目前观察,部室中显示着的这些数据几乎包含了所有的战斗记录。如果要进行分析的话,一般而言必须从中筛选出必要信息进行整合,以便使用。

「在分析白鸟号战斗记录的哪个方面?」

「首先要弄清楚真假?!?

听到背后传来声音,茉莉香这才意识到自己一直堵在部室门口,于是慌慌张张跳进了部室中。

「部长,不对,是前部长?!?

「你知道琳带过来的那些奥黛塔二世的隐藏文件吧?」

双手堆满了文件的杰妮走进部室。

「白鸟号在参加了独立战争的海盗船中也属于认真留下战斗记录的。而它留下的战斗记录却有着日期重合内容却不同的两份文件,怎么想都觉得蹊跷。我觉得肯定有什么内情,现在正在调查?!?/p>

「贵安?!?

紧随着杰妮,格里埃尔也抱着一堆文件小山进入了部室。茉莉香瞪大了眼,帮她扶住大门,然后也和她打了招呼。

「嗯,你好……那是什么?」

「从地下的司令部搬了些也许用得上的参考资料?!?

茉莉香确认走廊里没有可疑的人影,然后关上部室门,转向杰妮和格里埃尔。

「你们溜进舰队司令部了吗??? 」

位于白凰女学院地底下的独立战争时期的舰队司令部表面上是封锁状态。由于它的面积很大,不小心误闯便很有可能迷路,同时政府又并不准备进行大规模实地调查,因此便将这个历史遗迹封锁,禁止他人进入。

另一方面,被称为新奥浜宇宙机场职员食堂之主的烤肉大叔提供了情报。托他的福,大家对直接沿用海明星旧总督府的白凰女学院的复杂构造有了深刻的认识,由此发现了几条近路和密道,为学生们提供了便利。

然而舰队司令部仅算总占地面积就能轻轻松松超越目前在用的白凰女学院全体建筑物占地面积总和。只有探险部的有志者们联合历史研究部对其进行了部分调查,惊人的巨大面积几乎都处于闭锁状态。要去探险嫌不够破败,要进行发掘调查又嫌太过规整。再者它的面积实在太大,光是下去上来一趟就要走个半天。理由多种多样,但实际上似乎是因为司令部里的卫生间无法使用,所以学生们才不想去的。

「进去了,但没怎么深入?!?

杰妮将搬来的文件小山放在部室的地板上,双手操作桌面上的控制面板,显示出舰队司令部的立体结构图。

「我从大学里借来了收集资料用的自动扫描仪,这会儿才刚刚将资料室整个扫描完毕,刚才把它弄去扫描第二个资料库了。不过照现在的情况,还不如把地图输入扫描仪里,打开资料室大门,让它自己在里面转悠着扫描,没准效率还更高?!?/p>

「呃……」

茉莉香看看格里埃尔搬来的另一座小山,将目光转回杰妮身上。

「于是呢,这就是成果?」

「怎么可能,这才调查了一天,怎么可能出成果?!?

杰妮直爽地笑着挥挥手。

「据说发掘调查就跟寻找不知道被埋在哪里的宝物一样,似乎只要你还想着找宝物,那就绝对找不到。这儿的资料那么海量,估计和发掘调查也差不多了?!?/p>

杰妮望了望被大量显示数据所吞没的部室。

「隐藏文件里战斗记录的内情,解析出来了吗?」

「进展不大?!?

琳一边敲打着小HAL的键盘,一边回答。

「本来持有私掠船许可证的海盗船的行事风格、就不是一边看司令部的脸色一边执行命令进行工作的战斗航海。就算是司令部也不可能完全把握宗主星宇宙舰队的动向??銮艺蕉吩诤艽蟛忝嫔媳匦胍揽肯殖∨卸?,从司令部的记录入手去追踪海盗船的轨迹也成果不大?!?/p>

「这样?!?

杰妮表情阴郁地点了点头。

「我还以为只要和舰队司令部方面的记录比对,就能知道那个时期的白鸟号在哪个地方做些什么?!?

「那场星际战争战斗空间的直径达数十光年,而参战的宇宙船光计算那些上了正面战场的舰船、敌我双方加起来也有数百只以上。如果算上没上前线、主要负责补给任务的宇宙船,那数量可就上万了。光调查公开情报可能就要花费数万小时?!?/p>

「光指挥正规舰队就已经竭尽全力了,没余力再去把握海盗船的动向了啊……」

杰妮似乎有些不甘心地来回拨弄着悬浮在琳周围的舰队司令部通讯记录。

「这两份战斗记录出现在新历129年6月的第四周。这段时期里,白鸟号和舰队司令部曾进行多次通讯,而其中一项便是警告司令部,宗主星宇宙舰队的伪装巡洋舰为了进行侦查,已伪装成高速运输船进入了天仓五星系。根据这项通讯记录推断出当时白鸟号的位置,和隐藏文件里的战斗记录所记载的比较接近?!?/p>

琳伸出一只手,指向立体显示着的通信记录中的其中一条。

「那个时期,和白鸟号的通信记录屈指可数,毕竟舰队司令部也不可能积极地对海盗船做出作战指令。如果调查一下其他情报可能会有新的线索,但目前能轻松获取的线索也就只有这个了?!?/p>

「这条记录前后白鸟号的行动和没被隐藏的记录一致?!?

似乎是想确认事实一样,杰妮喃喃道。

「费心隐藏的记录却和舰队司令部的通信记录一致。怎么想这都不合情理啊?!?

杰妮稍一停顿,抬起了头。

「茉莉香?」

很久没有被前部长叫过名字了,茉莉香回过神来,不由挺直了身板回答。

「在?!?

「有好几个问题想在奥黛塔二世连接上推进器的状态下调查一下。下次对接预计在什么时候?」

「……哎哎哎——??? 」